草根网

金融大危机是30年拜金恶果也是中华凤凰涅槃天命

2016年07月27日 09:49张庭宾 A | A
    中国最早6个月,最晚3年将爆发金融大危机,但不至于崩溃,这是本人根据最新国内外形势做出的进一步判断。

    随着2016年7月解放军在中美南海军事对抗中稍占上风,中国已经具备了在东亚地缘政治上反击的能力,可在大国间终极较量——军事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在国内,赵薇事件激发爱国主 义神奇崛起,已经在国内舆论占了上风,避免伊拉克那种悲惨动荡的社会稳定底线共识也已达成。有这两根定海神针,中国未来虽然面临严峻挑战,但国家和社会就不会崩溃。

    但是,随着中国原本已狂的楼市更疯,中国金融大危机已经无可避免了,很可能在一年内爆发,3年左右达到低谷——这场大危机不仅将使80%的富人返贫;多数中国人能够吃饱饭就不错 了。这不仅是中国过去30多年来拜金主义盛行、主流精英涸泽而渔、百姓急功近利的必然恶果,也或许是中国人要承担人类文明突围使命必经的“凤凰涅槃”般炼狱的天命。

    两个“剪刀差”:政府投资不惜代价保增长已达极限

    中国民间财富潜力已经被挖掘殆尽!

    2016年上半年,中国新增银行贷款7.53万亿元,超过了2009年的7.36万亿元高峰,再创新高。但与2009年的“4万亿救市”引发整体经济由休克到亢奋不同,现在政府大规模投资已经孤掌 难鸣,出现了两个前所未有的“剪刀差”。

    一是政府国企投资增速与民间投资增速形成严重“剪刀差”。2016年上半年,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同比名义增长2.8%,创下多年新低。去年底,民间投资增速还有10.1%,今年1-5 月份下滑至3.9%,6月再度下滑,下跌之势近乎断崖。且民间投资与政府投资的持续大幅背离持续长达4个月,尚属首次。这其中东北三省下滑最猛。上半年民间投资大跌31.9%,不仅民间投资 ,辽宁省财政收入也暴跌18%。

    民间投资与非民间投资“剪刀差”严重

    二是6月末央行数据显示,狭义货币M1的增速高达24.6%,而广义货币M2增速为 11.8%,两者剪刀差高达12.8%。去年10月,二者的差值仅为0.5%,今年6月则升至12.8%。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就需要了解几个相关概念:基础货币是央行印钞的总额;M0是流通中的现金;M1是指M0+企事业单位活期存款;M2是M1+居民储蓄存款。即M2比M1主要多出来的是居民储蓄存款。这也就 是说,今年居民存款增长拖了后腿。居民存款拖后腿显然不是因为民间投资增加(民间投资大幅锐减),而更主要因为楼价暴涨买房首付大增。可以印证的是,2016年上半年住户中长期贷款 新增2.62万亿元,而2015年同期是1.34万亿元,同比暴增95.5%。

    政府和国企投资对民营投资的挤出效应在2016年上半年发债中也很明显。其中,地方政府债、同业存单和公司债三大引擎共同发力,分享19.3%、33.3%和7.54%的市场份额,合计高达60% 。地方政府债毫无疑问是政府所用。同业存单是金融机构发的,因为中国绝大多数银行都是国有控股的,也基本被国企所享用;企业债中,按所有制分,地方国企占有50%、中央企业为30%、 民营企业仅为10%。

    从此,我们就不难分析出这两个“剪刀差”的潜台词——从2009年开始的,以政府大规模基建投资、不断推高楼市泡沫的救市保增长模式终于显现严重副作用。本人此前曾多次警告,通 过增加税收(土地财政也是变相税收)、透支未来财政(发行债券)和印钞等措施维持政府大规模投资以保增长,是一种饮鸩止渴、涸泽而渔的行为。它必将造成对民间消费和投资的挤出效 应,导致民间消费和投资的锐减——从相对增速大降到名义总额的下降,乃至出现大幅负增长,东北三省只不过是先于其它地区一步凸显颓势而已。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增税会直接切走民间财富蛋糕;发债券和印钞会间接稀释民间财富,而这些钱被用在政府国企大规模投资,因其效率极为低下,1元钱连5毛钱都收不回,大量 成为亏本(投资长期无法收回)和烂尾工程(投资直接打了水漂),这就会形成流动性黑洞。而为了避免这个黑洞坍塌,只能印更多的钞票注水。

    时至今日,这两个空前“剪刀差”或许意味着——印钞增加流动性速率已经快赶不上黑洞坍塌收缩流动性的速率了。

    政府国企大规模低效投资是经济危机核心推动力

    笔者曾经多次反复指出过,过于昂贵和低效的政府(国企)是中国经济黑洞效应的核心原因。

    笔者在2014年8月的《政府越来越贵是经济危机之源》(注1)就这样写道:“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是政府太昂贵,这不仅指政府的自身消费,包括公款吃喝、公车和公款旅游等;对社会 财富更大浪费和损耗是政府投资,如果政府投资用于民间办不了的核心关键技术(比如美国政府和军方开发的因特网)也有必要,但政府投资大量用于毫无技术含量的“铁公鸡”,权钱交易 贪腐空间巨大,浪费严重效率低下。其势必不断加大税负,取代民间更高效的投资,甚至摧毁民间企业的生存基础。”

    笔者曾比较研究了2012年中美政府成本:从收入项(各级政府年总收入/国民年总收入)看, 2012年中国这个比例约为68%,这还仅测算了官方公布财政收入+土地财政,各种变相收费、 以及政府发债未算其中,美国的这个比例约为43%,即中国政府是美国的1.5倍贵;从财政支出项看,美国和西方国家普遍约75%的财政收入用于养老、教育、医疗等社会保障,25%用于行政、 军费和政府投资;中国则相反,大约75%用于政府投资和行政经费,社会保障仅占约25%。即从支出项看,中国政府成本是美国政府的3倍。收入项1.5*支出项3=4.5,即中国政府成本大约是美国 政府的4.5倍。

    毫无疑问,政府印钞发债和炒作新地王不断增加土地财政收入,则意味着政府越来越昂贵。

    尽管包括本人在内的很多有识之士从2009年开始就反对大规模基建救市,呼吁去过剩产能,但是为什么这个问题非但不被遏制,反而越演越烈呢?因为这已经形成了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 惯性推动,以“发展是硬道理、唯GDP论”为指针,这种只顾规模不看效益的发展模式,本来就是政府利益最大化的路径,也为权贵官僚创造了权力寻租的机会。这也必然牺牲社会公众福利, 推出所谓的教育、医疗等产业化,这也必然越来越严重地剥夺民间合理财富积累。

    虽然“唯GDP论”早就被中央决策层的否定;今年5月8日,人民日报权威人士文章更直接敲警钟:树不能长到天上,高杠杆必然带来高风险,控制不好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但这也无 法扭转这个势头——因为放任主流精英既得利益扩张从1980年代就开始了,其不断扩张像滚雪球一样,不是任何个人能够阻止的,也不是几轮思想教育能够解决的。

    这是因为这种势力在当今中国政治社会生态中几乎没有“天敌”:从哲学宗教层面上,唯物论的“人死如灯灭”否认死后灵魂存在,不怕报应,不怕下地狱,活着就只剩下肉体享乐的合 理性了,因此不择手段赚钱就是天经地义的;从官僚体系内部,它有着极大的同化力量,群体为了证明自己不黑,必然会以各种方式将白天鹅排挤出去;从社会制衡角度,官帽子掌握在上级 官员手中,人大代表并非人民真正直选,不受人民真正制约,必然使“人民公仆”变成一句空话。

    要重建制衡的政治生态体系,可操作的办法路径是有的。但要有两个前提:1,中国需要一场大的金融危机,地方政府土地财政模式彻底破产,中央执政者要在被拖下水和地方民主化之间 做出抉择;2、中国需要一场外部战争树立绝对的政治权威,需要涌现一位伟大而慈悲的独裁者主导真正改革。

    历史的逻辑往往是这样“置之死地而后生”的。

    四大约束决定了中国大规模投资模式走到尽头

    那么,这个模式过去30年一直运行良好,为什么现在却走到尽头了呢?

    根本而言,这种模式是一种透支模式:透支人口红利、透支自然资源、透支民间积累、透支政府信用。过去是还有资源可以透支,且有外资到中国投资牟利配合。但现在这些透支都已经 达到了极限,而外资正从“合作者”变成了“釜底抽薪者”。

    人口红利是近30年中国模式的源头。1978年的时候,中国有9.6亿人,青少年比例很大,大多数家庭都是3个以上孩子,7-8个孩子也不鲜见。这为日后20多年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廉价劳动力 ,特别是农民工进城,使得世界工厂的工人工资长期保持在每月1000元左右,而一周工作70小时很常见。但随着1979年实施计划生育,如今第一代独生子女已经37岁,青壮年劳动力供给锐减 ,出现大量宅男宅女。即便工作的,其工作态度也大不如前。这就是人口红利的“超级通缩”,反过来也可以说是现在所谓富足生活的“虚幻假象”——30年前,我有一位邻居一家养活8个孩 子,个个都能上学,现在你试试?

    过去30多年的发展,中国对自然资源的透支是惊人的!30多年前,中国大多数地下资源处于待开采状态,石油等矿产资源是净出口的。如今,中国60%的石油需要进口,已探明的石油储量 仅够开采20多年的;我们铁、铝、铜矿石的对外依赖度都超过了70%;最触目惊心的是,中国人蛋白质、食用油的对外依赖度分别达到了43%和68%!而土地透支也十分严重,中国耕地化肥使用 量已经超过了国际最高标准的2倍!中国不仅水资源极度短缺,地表水污染非常严重,而根据水利部2013年公布的数据:连饮用水源都成了问题——湖泊水源地水质约70%不达标,地下水水源 地水质约60%不达标!

    中国居民消费早已被透支殆尽,从1978年占GDP的比例高达近60%一路下降到35%——这是世界大国经济前所未见之低;从1980年代初几乎所有商品都极度短缺到如今几乎所有商品都严重过 剩,即便是创新产品也在一两年内会迅速饱和。在2015年股灾、2015-16的P2P理财灾、2015年底以来的楼市暴涨中,国民消费被最后一轮快速地收割。这才出现了上述两个“剪刀差”!

    地方政府信用已经被严重透支:各种各样招商引资的口头支票;数千家城投公司的各种银行借贷和发债;地方政府在2009年前不准发地方债,到其后中央担保代为发债,再到2014年地方 发债自发自还,到今年上半年地方债就发行高达3.57万亿元,接近去年全年规模。由于商业银行不愿购买,中央政府和央行不得不强制要求商业银行实施债务置换——买新债换旧债,央行对 商业银行实施再贷款来担保——这就是央行直接间接地直接印钞来买地方债。地方政府不仅严重透支了民间财富,严重透支了中央政府财政信用,严重透支了商业银行信用,甚至在严重透支 着央行货币信用……长此以往,会将国家政权的根基都会被透支掉!

    这四大约束达到极限的本质是——中国不断扩张的官僚既得利益正将人口红利、自然资源、民间积累和政权信用吃到接近山穷水尽的程度了。而基建楼市的天大泡沫则是它的集中体现。

    与以往不同的是,过去30年中,这个“异形”吞噬短则67年、长则5000年的中华民族财富积累的过程中,外资一度是吞噬的合谋者,它们曾经在世界工厂和中国股市楼市泡沫中赚的盆满 钵满,分享了不亚于官僚既得利益集团的巨额利益。但是今天,随着中国被严重透支,人民币被严重高估;美国再工业化、TPP和机器人革命,外资正在大量外流,成为中国泡沫的釜底抽薪者 。

    而外资的更大的利益所在是,在资本外流的釜底抽薪后,利用中国严重的资源对外依赖,尤其是石油、蛋白质和食用油的对外依赖,制造石油危机、粮食危机和地缘政治危机,制造严重 的输入性通胀,引发中国已经被严重透支的经济雪崩,制造中国人民币、楼市、债市和股市之灾难。从而使人民币资产跌到惨不忍睹的时候,再回来像捡垃圾一样买走中国核心资产。这就是 美国现在为什么全力推动《中美投资协定》的目的。

    金融大危机是30多年疯狂拜金结果 也是凤凰涅槃的宿命

    平心而论,中国从2009年以来政府大规模投资以保增长,其正面的战略意义是有的——这就是对外韬光养晦麻痹了美国;而对内解放军军事技术和战争能力突飞猛进,这次南海仲裁前后 ,解放军与美军在对峙中甚至占了上风。

    不过,也正因如此,在此刻解放军突飞猛进已经形成了对美军制衡能力,美国丧失了利用军事优势迫使中国签订城下之盟缓慢解体,或直接军事打击造成中国解体的能力后,且解放军实 际已经拥有在东亚局部反攻先机——这使继续维持政府大规模投资模式的唯一和最后的合理性也已完全丧失!

    中国需要一场金融经济大危机方可重建可持续发展的新平衡,不仅对于地方政府,对于社会公众也是一样需要。因为作为过去30年的主流文化,“拜金主义”不仅是主流精英们的属性, 也是全民全社会的流弊!为了赚钱急功近利,不择手段,造成对种族、国家和子孙的严重透支,几乎每一个人都身处其中,都需要自我救赎。

    仅就中国的垃圾治理来说。30多年前,中国几乎没有浪费的垃圾,那时候,老百姓吃饭很少剩菜剩饭;很少的剩饭都给家养的鸡和猪吃;树叶、杂草喂羊;收了麦子,麦秸的上半部留喂 牛,下半部硬的牛吃不动,投入沼气池沤肥;有机的杂物也都扔到沼气池里;街上经常可以看到人背着簸箕捡粪,作为农业主肥料。农业病虫害更多使用的生物天敌的克制法;其它无机物垃 圾都分类回收,经常有上门拾破烂的;家里电灯都随手关;家里的衣服,大孩子穿了给小孩子穿……整个社会物资上几乎没有什么浪费,几乎所有垃圾都是财富,这是一种高度循环的经济模 式。

    今年呢?每个家庭每天出现大量垃圾,不要说好好的饭菜扔掉了,那些有机物无机物用一个塑料袋一系,扔进来垃圾箱,几乎所有的分类垃圾箱都形同虚设,即便北京也是如此。这些垃 圾好一点的进入焚烧站,要消耗大量资源造成很多污染,大部分是运到郊区掩埋,不知污染子孙后代几百千年。现在农村已完全抛弃了天然有机肥,全部大量使用化肥、杀虫剂和除草剂等化 学有毒物质,彻底破坏了农业生态体系,造成土壤地力肥力的严重透支。农民也懒惰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不要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种地插秧了,别说用麦秸玉米杆喂牛,就是机械化收 割后,秸秆已经打好捆了,连找个车去卖一下都不愿动。因此很多地方已经普遍出现了焚烧秸秆的现象,不仅烧掉了大量资源(这些秸秆也可以生产乙醇汽油的),还是造成雾霾污染的重要 原因之一。

    由于中国极为有限的资源,而中国人普遍攀比奢华浪费,大吃大喝——必然走向对食品注水投毒局面:原本一头猪自然生长出栏要10个月以上,现在缩短为3-4个月;原本1公斤绿色牛市 需要16公斤谷物转化,而中国现在最低降到3.6公斤。这些牲畜超速生长主要靠性激素刺激,因为圈养活动少就喂食大量抗生素避免因运动缺乏导致的炎症——这也是中国抗生素一年使用达 16.2万吨,占全世界一半的原因!这也必然造成越来越严重的青少年性发育紊乱和消炎药耐药性!至于苏丹红、三聚氰胺、瘦肉精、膨大剂、柠檬黄等等,都是中国人为了食品饕餮泡沫,在 拜金主义推动下,必然产生的对自身和子孙后代身体健康的严重透支!2012年中国因癌症死亡的人数竟然已经占到全世界四分之一,而30多年前得癌症的人微乎其微。这是多么巨大的浪费和 痛苦!这种“饕餮泡沫”真的给中国人带来了更多幸福吗?

    因此,只有一场严重深刻的金融经济大危机才能彻底摧毁这一系列虚假繁荣和虚幻泡沫,将中国人的身心状态打回原形,中国人才能痛定思痛,才可能找回真正的自我,找回中华文明 5000年可持续发展的密码,形成中国人的新宗教,用现代高科技和人民民主制衡,在更高级层面上形成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良性循环。

    从这个角度看,一场经济金融大危机才能形成中华民族自我拯救、进而为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动力机制。

    这场痛苦而深刻但不至于国家崩溃的金融大危机,或许是中国人置之死地而后生,中华文明凤凰涅槃的宿命!
最新评论
27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