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敬畏乡村(2)乡村建设难

2016年11月29日 09:06李昌平 A | A
    乡村建设非常难。前100年的乡建,最有名的是梁漱溟、晏阳初等,你发现读他们的关于乡建的书,对你搞乡建似乎没有多大的指导作用。

    为什么呢?因为乡村太复杂,差异性太大,乡建是对复杂巨系统的修复、激活或升级,100年乡建几乎没有找到规律性的东西。

    或者说,你很难把乡建产品化、规范化。你做了一辈子的乡建,也有些成功案例,再给一个村子给你,你几乎不敢说这个村子我也能把他建设好。

    不确定性太多了,且应对不确定性几乎没有确定性的办法。乡建尽管走过了一百年,依然是个经验性的活。经验多的牛一点。

    乡建的另一个困境是,你如果按照主流的学术语言体系总结乡建,开口就是错。

    你想用一套本土化的语言总结乡建,但没有。所以,很多乡建人有一肚子“经验”,但说不出来。说出来也难懂。

    譬如:孙君先生说,乡村没有规划就是最好的规划。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

    他不能落入学者专家的语言表达他的经验和意思,但他表达的意思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意会。这多难啊!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