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西医双盲实验和有效率前,中医怎么就噤声了?

2018年03月08日 10:16沈文朋 A | A

    昨晚在朋友那吃晚饭,一个我不认识的也是过来吃饭的朋友刚对锁骨骨折做了西医手术,镶了钢板。我觉得十分可惜,问他,怎么不找正骨中医呢,中医正骨伤害小恢复快。

    他说,在深圳找过一个有相当名气的正骨中医,说锁骨要动,无法用中医正骨治疗。我说,那正骨医生太没水平了,另一个朋友也说,他找的正骨中医没水平,就是会卖药。没有想到,这朋友说,其他不动的地方可以,锁骨要动,中医正骨是无能为力的,还是西医先进,进医院6小时就做好了手术,可以回家了。

    我回答说,你一定是没有碰到有水平的中医,这点小事,对真正有水平的正骨中医来说,属于真正的小儿科。朋友却回敬了我说,我家是几代的中医,当地也有相当名气,我是医科大学的西医生,我中西医都懂。虽然历史上有许多水平很高的中医,但是,中医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模糊。比如寒热,对同一患者,有的中医认为是寒,有的中医认为是热。没有一定的标准。

    我火了,我说,那说明你不懂中医。你们西医诊治病人也一样有不同的认识,甚至是错误的诊治,你就能因此说西医没标准吗?

    他接着跟另一个朋友说,西药有什么副作用和禁忌说得一清二楚,中医却没有。我问他,你看过中医的药典吗?大部分情况,比西药说的详尽。只是西药实验对象是老鼠,吃药的却是人,因此有人说,西药是老鼠药。中药的实验对象是人。

    朋友继续说,西药有统计,西药的有效率数字为佐证。而中医药的医案往往只写治愈的,没有治愈或没有疗效的就不讲了。人太多,我无法插嘴反驳。(当然,我们后来都为自己的冲动和情绪化道歉)就在这里写文章,与大家分享。

    其实这朋友还有一个没有说到的是,西医的双盲实验,成为西医否定中医的杀手锏,好像没有什么中医对此直接反驳,在西医的双盲实验和有效率面前,中医没有了底气,噤声了。

    所谓的双盲实验是西药科研人员在对研制的新药进行测试时用的一种极为重要的方法。在这种双盲实验中,作为实验对象的病人和作为实验参与者(或观察者)的医务人员都不知道(双盲)谁被给予了新药,谁被给予了“宽心丸”。这样,医务人员对病人服药以及服“宽心丸”这两种结果的观察就会更加客观,西医认为这样对新药实际效果的解释也就会更准确、更科学。一切西药都必须经得起双盲实验的检验。

    我不喜欢在理论上绕圈子,不好理解,浪费自己和别人的时间。我这里打两个比方或许更加通俗易懂。

    这里有一大串各种钥匙,但是能开你家大门的只有一把钥匙,你是搞双盲实验吗?当然可以,你不要看更别研究钥匙和锁,拿了钥匙就一把把地乱捅瞎试,如果这一串钥匙是5把,你就可以得出一个准确的统计数字和钥匙开销的有效率,20%。可能别人会觉得你遇不可及,但是,科学的西医确实是这样双盲实验的。用钥匙试着开销,最多就是浪费点时间,对钥匙和锁也不会有多大伤害。如果你到我这治病,我告诉你,这药有效率10%,有科学而准确的统计数字。你伤得起吗?你不觉得药厂和医生不把你的生命当回事,草菅人命吗?但是,如果你一旦被科学理论了一番后,你可能就信服了。

    如果还不理解,我再举个例子,修车跟修人即看病一样的道理。如果你的爱车出故障了,你开到修理厂,修理工来个双盲实验。不管你什么品牌的车和什么型号的车,也不管修理工具是否适合,靠瞎拧乱敲,反正我的有效率是20%,风险你自己承担。我看你要跟修理厂拼了,或者不用你拼修理厂老板立刻把修理工开除了。你搞什么双盲实验,不是瞎折腾吗?你给我找到最合适的方法把我的车修好就行了。本来十分浅显的道理,双盲实验是草菅人命。但是,双盲实验一旦到了西药药厂和医院里,却成了科学,成了衡量是非的标准,大家对它顶礼膜拜,它也就霸道地对其他医学评头品足。

    亲人要做手术时,大家有过在医院的责任声明书签字的经历吗?汽车修理厂修坏了你的车,要赔偿吧?但是,医院把人治出问题了呢?

    《孙子兵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解自己和他人,才能够在战斗中屡战屡胜。既不知已,也不知彼,这样打仗,不是视生命如儿戏吗?

    中医又如何看病呢?中医看病就好像用钥匙开门一样,了解药和病双方,做到“知彼知已”,最后是“百战不殆”的结果。只有找到合适的钥匙才能把门打开,所以中医治病,如果没效就说明没有用对药,得找到合适的方,根本不存在什么统计数字和有效率的问题。

    我们的祖先在近两千年前的《黄帝内经》就说,“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哪有这样不负责任的有效率呢?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