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适合中医吗?

2018年03月27日 08:59沈文朋 A | A

    梧桐山中医学堂沈老师按:国家对中医药制定的法律政策往往没有考虑中医药的特殊性,甚至是用西医的规则套到中医上。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套西医的规则是否适合中医,看看宋文鑫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适合中医吗?》如何论述,是否对我们的思考有意义?

    导读:“余云岫、汪精卫、王斌,你们可以安息了;方舟子、何祚庥、张功耀,你们也不用再折腾了。中医,一定会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去的。因为,他,没有用刀。他,用了两样东西……”小编读到这里,已经热泪盈眶,如果没有对中医深入骨髓的爱,怎么会写出如此令人心痛的字句?亲爱的小伙伴们,你想知道他说的两样东西是什么吗?

    杀死中医不用刀

    如果把“漏列中医案”作为我华夏子孙刨祖坟反中医的纪元,那么,时至今日,终于出现了可以睥睨百年反中医历史的人物。因为,他(或者他们)终于成功了。

    他终于在痛定思痛的失败之后,掌握了克敌制胜的法宝。他,找到了当代中医的死穴。他,让中医悄然死去。

    余云岫、汪精卫、王斌,你们可以安息了;方舟子、何祚庥、张功耀,你们也不用再折腾了。中医,一定会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去的。

    因为,他,没有用刀。他,用了两样东西: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还有,SCI。

    一、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

    凶手的手段到底高明在哪里?我们来分析一下。

    案件的背景是这样的:近几十年以来,中医由于遭受到各种各样的冲击,尤其是被西医及现代科学的思维侵蚀,使得当下的绝大部分中老年中医(40-80岁)已经不具备传统中医的思维了。

    换句话说,他们看病已经离不开西医了。再换句话说,他们已经不能用真正的中医思维看病了。再再换句话说,他们已经无法达到中医该有的疗效了。

    他们是名老中医,是主任,是副主任。科室里,他们说了算。因此,当下的几乎所有大中小型中医院,几乎都不依靠中医治病了。

    为了防止被人骂,在继续案情分析之前,我先扯几句辩白:

    首先,我没有说西医不好的意思,都是治病救人,我凭啥和人家过不去。为病人负责,我们应该虚心学习西医知识。但这个问题出就出在这里,我们绝大部分人太虚心了,一门心思跟着西医跑了,把中医这茬给落下了。

    培养出个西医还好办,就怕培养出“伪中医”。这个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伪中医”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伤害呢?因为他们输出高啊。伪中医们有着扎实的西医思维,西医知识及渊博的中医知识。他们的血绝对是很厚的,因为他们讲起中医来可以引经据典、口若悬河,你很难用你的大招耗死他们。他们的攻击力更是逆天的,因为,他们的大招是心灵控制。

    他们一直在用西医的思维讲授中医的知识,一放大招,就是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实习生、住院医师中医思维的扭曲变形,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在这一点上,我想说的人话其实只有一句:掌握着中医理论与临床教育的绝大部分老师已经教不出真正的中医了。

    第二,我所界定的这个40-80岁的年龄是经过考虑的。首先,八九十一百多岁的老中医们绝大部分都还是有民国时期的没有变质很多的真正中医传授的,他们的思维还是中医的,他们的疗效也大体还是中医该有的疗效(但,他们都快入土为安了);第二,二三十岁的我们当中有很多人已经开始觉醒了,我们已经认识到了当下主流中医教育除知识之外的各种不靠谱(很多知识性的东西也不靠谱),我们在努力还原中医的本来面目,我们在朝着中医该有的疗效上不断努力奋斗(但,如果中医在我们把它撑起之前就已经死了,我们,也就只能陪葬了)。

    第三,我再稍微解释一下什么叫做“看病已经离不开西医”:如果仲景爷爷在世的话,当他辨某某病脉证并治之后给病人开了一张CT单,让他吃完之后去查一下肝脏上的那个肿瘤小了多少,这是没有问题的。这些诊断仪器又不光是西医的,我们也是可以拿来这么用用的。

    但现在的医生是反过来用的,他们瞪着那个瘤子的阴影瞧了老半天,然后一脸乌青地码起了“白花蛇舌草、半枝莲、石见穿、铁树叶、山慈菇、黄药子”,这就完蛋了。

    望闻问切首重问诊,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通过望、闻、切断不了病、开不了方啊。而为了为自己开脱,开脱自己连脉诊这一可以最方便快速地精确诊查出患者病情的诊法都没有掌握,他们在将临床问诊变成一种几近于念调查问卷的不厌其烦之时,更是在课堂上、诊室里、病床边刚毅果决地否定脉诊、抵制脉诊、妖魔化脉诊。

    于是,脉诊从古代医家手中的断病决死生之看家法宝,变成了现代中医口中的辅助工具,因其主观性太强,于我中医实事求是的治病救人宗旨不符,故我们不应该太过重视它。我们中医要准确诊断,是离不开西医的;我们中医开方,也是离不开化验单的;我们中医要想有疗效,就要中药西药一起吃,中西医结合疗效才会好嘛,我们要为病人的病情负责。

    其实,这种露骨的依靠对于想要追求中医本来面目的学子们来说是不难发现的。但有一种“离不开”叫做“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对,就是他们,输出高,伤害大,用被西医思维统帅的中医知识传道授业解惑、治病救人开方。舌红就是热,三黄栀子生石膏;苔腻就是湿,苍术白蔻车前子;腰腿痛,桑枝狗脊川牛膝;头目晕,天麻钩藤石决明;失眠酸枣柏子仁,二斤赛过安眠药。方子贵大不贵偏,大方效全包百病。

    我为什么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因为,这样做,疗效差。中医的效如桴鼓、覆杯而愈是这样做一辈子也达不到的。这样治病,疗效的提高只能靠长年累月经验的积累,直至七老八十,也达不到古人所说的下工的层次。

    中医学子们看到了这样的老师,这样的疗效,他们会自然而然地以为中医的疗效就是这么慢悠悠地半死不活,他们会觉得覆杯而愈只是古书上的小说,他们也就不再会孜孜以求地去追求那种效如桴鼓的高境界。他们接受了这样的思路,在临床上用这种思路开出的方子治不好病,他们会把这归结于自己经验的不足,知识的不够。

    对中医热忱的人,可能会去吸收更多的知识,在临床中继续痛苦地积累经验,如此反反复复,最终也只能凭着自己对中医的愿力在下工层次上徘徊。对中医感情普通的人,在一段时间的失败之后,可能就会对中医失望,转而寻求西医的帮助,最终走上了中西医“结合”的道路,为中西医学的结合做出了“杰出贡献”。

    而对中医本来就有所怀疑的人,就终于找到了骂中医的理由,成为了一支“黑色的力量”。就这样,中医能达到高境界的人越来越少,中医失去了发展的人力。中医,也就会渐渐衰亡。

    第四,当下的中医,虽然中医水平根本不能与古人相提并论,但因为他们手中有西医这张保命牌,所以,他们还是能混得下去不出人命的。唉,从这个角度说,我们中医应该多么的感谢西医啊。如果没有大药片子护着,会有多少中医大夫身败名裂啊。如果没有大药片子护着,中医将会更快地被百姓抛弃啊。想想,是多么尴尬啊,什么时候,保护了中华民族数千年繁衍生息的祖国传统医学,需要被舶来品西洋医学护着了?什么时候,主人家需要客人出面殷勤待客了?如今,客人已经成为了主人,而且,比老主人活得滋润多了。而老主人,由于子女实在不孝顺,已经背着铺盖卷在一座又一座敬老院里风烛残年、苟延残喘。

    说句实在话,如果当下的中医还能保持古人的水平,但没有西医,中国的医疗水平应该是达不到现在这个状态的。

    这里有几个原因:

    一是中医的数量与质量很难超过西医。

    中医是精英教育,培养出一个出色的中医是很难的。古往今来,真正的上工也寥寥无几。大部分的中医,还是中下工的层次。如果硬要拿中医与西医比一比,我比较倾向于这个结论:对于同一个病,当今的世界顶尖西医,其治疗效果应该是在中医的下工之上、中工稍下的。但西医是可以批量生产优秀大夫的。即使中医教育再努力,其自身的学科特征也决定了它无法培养出如西医院校那么多的人才。

    第二,虽然中医在对传染性疾病的治疗上要比西医高明,但西医疫苗的普及给人类带来的福音是中医无法企及的东西。

    而就像刚才说的,西医有大批量的优秀大夫,其对传染性疾病的治疗方案也是万人一方,而中医的高明疗效只掌握在很少一部分人手里,所以,当传染性疾病大爆发时,中医累死也赶不上西医(这里插一句,应该是我对中医要求过高了,如果放低一些标准,在古代中医中占有较大比例的中工的治疗效果应该是不比西医差的;而如果再放低一些标准,不管什么辨证论治了,看这次疫情很多人都是银翘散证的话,就统一配服银翘散,效果应该也比西医差不了多少。但,从现实来看,这或有自欺欺人之嫌了)。

    但我想,如果当下的中医还能保持古人的水平,再有西医的帮助,我大中华的医疗水平绝对会傲绝世界的。问题就是,现在的绝大部分中医,连下工的层次都达不到。所以,中国的医疗水平,就是现在这个状态了。

    当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扯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取到了真经之后,我们继续回归中土大唐分析案情。

    对,他们是主任,是副主任。科室里,他们说了算。

    所以,现在的中医院,病人住院首先是要把验化了,超做了,CT扫了,磁共振振了,吊瓶挂上了,药片吃上了,然后,才给你考虑开汤药的。呵呵,汤药,只是安慰安慰你这奔着中医院来吃中药的虔诚的心的。别闹了,治病的是你最爱的大药片子。

    所以,我们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培训的从来不是中医的东西,绝对没有。你用渴盼的求知眼神每天盯着看了老半天的主任那二三四五十味的大方子,正是主任送你的大招。不学西医是没法在中医院混的,转科,转科,转科,哪个科用的不都是西医?你想学中医?下了班,拖着疲惫的身躯,自己滚去上自习看书吧。不对,你今晚夜班,不能走!

    所以,我们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就是强迫中医多学了三年西医。

    多么高明的手段!本来,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对医生的成才来说是一件好事,这也是我党为国计民生所做出的一项英明决策。但,就这么被利用了,被用来狠狠地戳中了当下中医的死穴。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对西医来讲,是一件提高广大初级医生临床水平,尤其是提高基层医生水平、改善基层医疗环境的重要措施。但,对中医来说,确是一件如此可怕的事情:

    它延迟了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中医的中医水平成长,整整三年。它让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的中医学子无法接受到真正的中医思维,无法学习到真正的中医临床技能,没有时间去探索中医的本来面目,整整三年。

    不止三年,在这三年中,它灌输的全部是西医思维、西医知识,以及那变了形的伪中医。如果,这些中医学子的思维再也无法回到传统中医当中,它的影响,就将是这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人的一生。

    这是国家政策,我们无法反抗。国家政策本来没错,却似阴差阳错,又似被故意而为,将中医打击。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已与进医院工作的资格相挂钩,对于绝大部分想要一份安定工作的人来说,三年规培,在所难免。三年之后,中医之心,存亡未知,生死自由,各安天命。

    现在,我们似乎还可以通过报考基础专业、将来不进医院、自己开门诊来躲避它。但,如果将来,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与医师资格证书挂钩,那对中医,就更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二、SCI

    SCI是什么?百度百科有云: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是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ISI)1961年创办出版的引文数据库。SCI(科学引文索引)、EI(工程索引 )、ISTP(科技会议录索引) 是世界著名的三大科技文献检索系统,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其中以SCI最为重要。

    OK,概念性问题解决了,原来SCI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啊!所以说,SCI本身是真善美的!但它为什么成为了万恶的凶手了呢?因为,它开着挖掘机,推进了一间即将倾颓的老房子。本来,它是想来探索挖掘这座古老城堡的秘密的,但,一不小心,却把它弄塌了。

    这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啊,习大大三令五申强调要大力保护,你怎么把它弄塌了呢?

    其实,凶手不是SCI,真正的凶手是,T。对,就是“他”,那个隐藏在一切真善美的政策、规定、科学研究背后的“他”。是他邀请这座有着精良技术的挖掘机来进行勘探开发的,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座挖掘机甚至都不用开始工作,只是那轰鸣声,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震塌那座荒芜破败的城堡。

    这座曾经伟大的城堡保护了一群黄皮肤的堡民数千年的生命安全。那无数斑驳陆离的刀枪剑戟的划痕,证明了它在一次又一次面对一群叫做“病魔”的敌人大军时的巍然不倒。因为,它有着被现代人称作“传统文化”的东西垒成的地基。它的城墙,是在这数千年战斗中牺牲的无数堡民的血肉骨骼砌成的,无比坚硬。只要堡民还在,只要堡民还肯心甘情愿地用自己的残躯浇固那坚不可摧的城堡,它就永远不会倒下。

    但,建筑师不见了,一百多年。虽然又有无数的堡民献上了自己的血肉,但,没有人知道,该怎样把它们浇铸在城墙上。这项修复加固城堡的手艺似乎莫名其妙地失传了。很多堡民感到了恐惧,于是,他们逃去了另外一座正逐渐高大雄伟的新城堡,并继续奉献了自己的血肉。很快,移居的堡民传回话来,新城堡似乎更加坚固,他们生活得更安全了。于是,更多的堡民离去了。最后,这座曾经不可一世的城堡,只剩下了几个已经老到无法逃离的堡民,还在城堡的角落里蜷缩着,双目空洞地望着蓝天,等待着死神的降临。他们似乎更安全一些了,因为,“病魔”早已对这座即将倾颓的破城堡没有了兴趣,他们正在集合全部兵力,准备向那座巍峨耸立的新城堡进行拼死冲击。

    废旧的城堡似乎已经等不到建筑师的归来了,即使建筑师又回来了,又去哪里找修复城堡的材料呢。

    但,“他”来了,“他”站在不远处黑暗的角落里,嘴角掠过轻蔑的讥笑,既然你都这么破烂了,索性,我就帮你彻底瓦解吧。

    印着“SCI”三个金色大字的挖掘机带着隆隆的轰鸣声开进了这座城堡。开挖掘机的是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帽子上印着两个血色的大字:“实验”。帽檐低压,遮住了那个人的面目,突然一阵颠簸,挖掘机碾过一片废墟,司机的座位上竟垂下了一条粉色的老鼠尾巴。

    当科学学位的中医博士研究生被要求必须发至少一篇SCI才能领到学位证书时,中医高等教育的掘墓史终于又攀上了一个辉煌的巅峰。

    终于从锄头进化到挖掘机了!

    于是问题就来了: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别闹了,答案是:中国中医院校强!

    粗暴的电动机械将数千年中医文明翻得稀巴烂,散发着浓郁新时代气息的泥土上黄不拉几的幼苗颤巍巍地迎接着初升的太阳。

    作为最高学历的中医知识分子,他们的贞操,终于被彻底剥夺。

    这起案件的定性存在分歧:是把它定义为强拆案好呢?还是把它定义为中国媒体最喜欢播报的强奸杀人案好呢?

    性质都差不多哎。

    为了保持本文的纯洁性,还是从强拆案的角度入手分析比较稳妥。

    案件的背景是这样的:近几十年以来,中医由于遭受到各种各样的冲击,尤其是被西医及现代科学的思维侵蚀,使得当下的绝大部分中医已经不具备传统中医的思维了。换句话说,中医的传承出现断代了。再换句话说,当下的中医已经不是中医本来的模样了。再再换句话说,当下的中医,在中医方面,已经远远达不到古人的水平了。

    与此同时,为响应时代的号召,中医是一定要创新的。只有创新才能适应时代的需求,只有创新才能保持鲜活的生命力,只有创新才能冲出国门、走向世界。(我没有说反话,嘿嘿。)

    继承与创新,二者缺一不可,这句话是没有错的,但有个问题: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告诉我们,凡事当分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主要矛盾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是首先需要解决的。而继承不足,是当下中医无法发展的主要矛盾。某些人一次又一次地提继承与创新并重,只是在有意无意地淡化主要矛盾,逃避解决矛盾的根本方法罢了。

    中医,要想继续存在下去,要想继续发展下去,应该更重视的,是继承。

    而现实是,各大中医院校,重视的,是实验,是科研,是SCI。继承嘛,嘴上说说的东西。你不说,你这个职位不允许啊。必须要大力提倡继承,以彰显我支持发扬中医的决心!

    于是,中医院校名为培养中医人才,实则是在给无数优秀的华夏儿女灌输了一堆低级的中医基础知识之后,将他们送入了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学挖掘机。

    各大中医院校与蓝翔签订了长期合约,学成的高级技工可以重返中医院校,任职从讲师到校长的各个职务。学不成、学的不好、不愿学、逃学的劣等生就被排挤,重返院校是门都没有的,已经混入院校的就被打压、逼迫回蓝翔进修。不学挖掘机?自己爱干嘛干嘛去吧!

    其实,从客观的角度讲,任何一门技术,包括挖掘机技术,都是值得学习的。实验作为一种研究手段,是一个全面的中医人才需要掌握的。但这里有点问题:

    第一,当下中医本身的状况,不适合搞大规模的实验研究。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当下的绝大部分中医都没有掌握真正的中医,他们又去研究什么呢?研究的自然是他们所认为的那种“中医”。所以,这研究的对象首先就不靠谱了。

    另一个比较尴尬的原因就是,中医这门医学的境界实在是比较高的,当今的各种实验方法都不能在保留中医医学原貌的基础上去深入研究,所以,这已经不靠谱的研究对象在被研究的过程中,又被不靠谱地改变了。

    再者,中国的科学研究人员总是喜欢造假的(呃,貌似世界范围内都是如此),好吧,地球的科学研究人员总是喜欢造假的,只是中国的论文造假好像更猖獗一些。并且,中国的科学研究的设施技术手段方法好像也是要比外国差一些的(要不一个自然科学之类的诺奖都没在中华大地上产生呢),而中医院校的科学研究人员的科研技能不知是被蓝翔培训过的还是怎么,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了。

    一句话,搞中医药研究的这帮科学研究人员似乎要比其他领域的科学研究人员差上许多,用低劣的科研技能去研究不靠谱的不靠谱次方的东西,得不出想要的结果就再造个假,这研究出来的东西还是个东西吗?

    第二,中医院校的学子们主要是来学习真正的中医的,相关的的研究方法应该是选择性学习的,有人愿意搞实验研究,应该支持,毕竟,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了。有的人只想去还原传统医学的本来面目,就更应该支持,不对,这应该是首先提倡的。但现在呢?先不算你没给人家把中医教好的账,你这么强逼着人家搞实验是要干什么呢?什么?你说我没有强逼,你是自由选择的。呵呵,别闹了,我们都是过来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中医基础理论专业、中医临床基础专业、中医诊断学专业、中医方剂学专业……哪个专业的大部分老师不都是在搞实验?他们不搞实验能有今天的地位吗?他们不搞实验你不打压他们吗?他们不搞实验还能带研究生吗?他们的学生要是说不做实验,他们还会要他们吗?自由选择?你给了几个自由选择的名额呢?嘴上说着继承,都来继承怎么杀小白鼠了啊!

    第三,当下的中医,缺少的不是实验型的技术人才,也不是所谓的“全能型人才”(全能嘛,顾名思义,就是全都会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嘛),而是愿意踏踏实实一点一点一步一步还原中医本来面目本来技能本来疗效的人才。而对传统医学原貌的还原,正是中医院校教育的最大缺失。

    对传统医学的还原能力,应该是中医院校的高等教育首先应该注重培养的。与此相较,作为一种研究方法的实验,实在是末流之物了。这种舍本逐末的做法,呵呵,哥,我一定要尊敬地称你为一声哥,你实在是太高明了,就这么本末倒置地消磨中医人才,让矢志学习传统中医的热忱之心被三年、六年的时光彻底毁灭;就这么本末倒置地“研究”中医经典,将中医发展的动力从根本上掐断,何愁中医不死呢?

    唉,哥,我原来以为你不知道中医的“继承”到底是要继承什么。但如今看来,你比谁都明白啊。要不,你怎么能把这一棍打的如此恰到好处呢?

    你是知道的,中医的继承,不是继承现在的这些所谓的“名老中医”的医术。因为他们大多数人的医术都只是被岁月与患者磨砺出来的一些经验。

    如果他们真心想要传授,是写不了几页纸的。那厚厚的经验专辑,虽然或有可取之处,但通篇的,都只是在挣书费而已。

    中医的继承,是对“道”的继承,是对承载在中医经典之中的“道”的继承。明道而后练诊技,熟理而后试方药。在中医传承出现断代的今天,我们要想达到古人所说的上工的境界,只能这么艰难地走下去了。

    我们的授业恩师是岐伯,是黄帝,是神农,是秦越人,是张仲景;我们的家教老师是王叔和,是陶弘景,是钱乙,是刘完素,是张元素,是李东垣,是张从正,是朱丹溪,是叶天士;我们的带教老师是一位位病情各异的患者。

    我们从中医经典中体悟天地之道;我们用天地之道认识人体的状态变化、纠正人体的状态偏差;我们用临床效果验证自己的体悟,将理论与临床结合起来,构筑源于经典的体系,不断充实细节;我们不断地磨练自己的诊技,不断地尝试着方药的用法,精益求精。慢慢地,我们充实自己的体系,我们突破自己的体系,我们融合自己的体系。我们一辈子不一定能走到这条路的尽头,但我们可以带着更多的人走在这条路上,最后,总会有人走到尽头。(那里,或许会有新的起点,但不是我们现在所能奢望的。)

    这应该是当下中医的成才之路,这应该是当下中医生存发展的方法。古人学中医,也是如此,只不过他们比我们运气好一些,他们有明道恩师的传授。而我们,却只能在那假传的万卷书里磨砺自己了。

    你是知道的,所以你不会让我们再将中医的血脉接上。于是,你给中医学子上了两把枷锁: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SCI。

    编者后记:小编在编这篇文章的时候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把前面一部分内容删掉,因为小编害怕会伤害到在临床疗效不错,也努力坚持中医的中医人。但是最后小编还是决定保留作者全文,因为他那么说,一定有他心里所想的对象,有他观察到的现象,才有他痛彻心扉的结论。小编很大胆地把文中一大段关于住院医师培训的文字标了全红,我相信跟作者、跟小编一样热爱中医的人会理解小编的。(宋文鑫)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