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夸大中药的毒性与夸大疗效同样不可取

2018年04月19日 09:00沈文朋 A | A

    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沈老师按:王世保的《鸿茅药酒事件:夸大中药的毒性与夸大疗效同样不可取》一文,对事件的认识认识误区有深入分析。他对中医药振兴的执着呼吁,“子规 夜半犹啼 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让人想起鲁迅先生说的“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作者王世保:独立学者。1975年2月生于河南省商城县,1998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中药制药专业,毕业后一直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复兴和现代西方文化的批判。代表作品有  《道家新书》、《德政论-“以德治国”的精义》、《新诗经》、《中医非科学论》。从小受中医熏陶,读《金刚经》开悟,大学经常逃课,自学自悟成才。中国医改的关键在于“简便廉验  ”的传统中医的振兴。

    广州西医师谭秦东于2017年12月19日在“美篇”的个人主页上发布文章《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认定鸿茅药酒是会损害广大老年人健康的“毒药”,被内蒙古警方以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逮捕。谭秦东被捕的消息在网络媒体上公开以后,随即引爆社会舆论,不少网民和媒体开始发文为谭秦东进行喊冤辩护,尤其是像方舟子这样的反中医者更是利用该事件一如既往地谣传中药的毒性,将该事件由违规宣传向否定中药的舆论上引导。鸿茅药酒生产厂家违规宣传,自有相关的行政管理部门去惩处,那么鸿茅药酒到底是不是像西医师谭秦东在其文章中声称的那样“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的毒药?这个问题则需要从中医专业的角度去分析,以防止那些反中医者趁机混淆是非、诋毁中药。

    鸿茅药酒是损害老年人健康的“毒药”吗?

    从“鸿茅药酒事件”整个发生的过程来看,该事件的舆论导向逐渐从揭示其违规广告转向质疑鸿茅药酒的安全性。由于谭秦东被逮捕,为了避免其被追究刑事责任,网络平台上开始出现大量证明鸿茅药酒就是毒药的信息,以此去论证谭秦东所写文章内容的正确性。但是这些证明鸿茅药酒是“毒药”的证据大多是从西医或者非专业的角度曲解的,也是站不住脚的。比如有的认为这个药酒配方里含有毒性药材,有的则认为配方中含有中药十八反用药禁忌,更甚的就是采用以往诋毁中药的惯用伎俩,指出某种中药材含有致癌成分,夸大该药酒的毒性。

    药酒是中医治疗疾病的重要剂型,尤其是针对风湿类疾病,治疗药物借着酒的辛散之性,能够增强祛风除湿、通络止痛的作用。《素问·血气形志篇》就有“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药”的论述,表明治疗风寒湿痹宜用酒剂。鸿茅药酒的适用人群主要是针对具有风寒湿痹疼痛的老人,完全符合中医理论。尤其是广大农村老人,由于常年劳作,在外经常感受风寒湿痹,进入老年之后就容易出现腰部和四肢疼痛,如果用鸿茅药酒这类治疗风湿类疾病的药酒调理,既能满足每天饮酒的嗜好,又能改善自己的健康。所以谭秦东从西医的角度去表明老年人不适合饮酒显然是错误的,至于那些患有高血压、高血糖疾病的老人能不能饮用鸿茅药酒,该产品已经在其说明书中的【注意事项】第5条中表明“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

    鸿茅药酒的药方有67味中药材,从传统的汤剂角度来看,这样的配方是不合适的,但是从药酒制剂的角度看,虽然该产品药味众多,但都是围绕着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四种功能组方用药,合乎中医理论。至于配方中含有的何首乌(制)、附子(制)、半夏(制)、天南星(制)以及苦杏仁(去皮、尖),都经过炮制,已减小其毒性;而且方中67味中药相配,不管是从剂量还是从药物减毒增效的配伍关系的角度去考虑,都是安全的。方舟子在这件事情发生后,又在其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鸿茅药酒”就是毒药》的文章,他是故伎重演,继续拿附子含乌头碱、桃仁和苦杏仁中的苦杏仁苷能够在消化道里产生氢氰酸以及何首乌、款冬花、槟榔等含有的单体化合物可致癌说事,利用化药的毒性来谣传中药的毒性,以此恐吓那些不明真相的公众。事实上,反中医人士从西医机械还原论的角度肆意夸大中药毒性的言论,早已被中医临床实践证明是虚假宣传。

    鸿茅药酒的不良反应是怎么产生的?

    鸿茅药酒到底安全不安全,其实临床实践是最有说服力的。2004年至2017年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表现为头晕、瘙痒、皮疹、呕吐、腹痛等。这就是说鸿茅药酒应用了14年,每年都有无以数计的老人患者使用,也就产生了137例不良反应。与那些人人服用人人都会有不良反应发生的西药相比,我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到底是肯定了鸿茅药酒的安全性还是证明了其就是西医师谭秦东在其文章中声称的那样“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的毒药?

    我们再看这些所谓的“不良反应”,从中医辨证来看,头晕一般是肝阳上亢或者血虚所致,而瘙痒和皮疹一般是由体内湿热蕴藉引起,如果真是患有风寒湿痹的患者,是不会出现肝阳上亢或者湿热症状的。而出现头晕、瘙痒以及皮疹这类所谓的不良反应,其实是患者违反鸿茅药酒使用说明书中的【禁忌】和【注意事项】引起的。该药品说明书中【禁忌】强调“阴虚阳亢者禁服”,【注意事项】中要求“对本品过敏者禁用,过敏体质者慎用”。由此可见,这137例不良反应报告基本是患者违反该药品说明书、未经辨证论治滥用导致的,与鸿茅药酒本身的毒性无关。

    根据中医理论应用规律,不管是处方药还是非处方药,中成药都必须在中医家辨证论治的指导下使用。国家药品管理部门违背中医理论规律,按照西药的管理办法将中成药分成所谓的处方药和非处方药,这就很容易造成患者购买非处方中成药而随意使用,一旦出现方不对证,就会出现类似西药那样的不良反应。比如体内有湿热的患者服用鸿茅药酒后,加上鸿茅药酒的辛热滋补,就会加剧湿热,导致瘙痒和皮疹的副作用出现。鸿茅药酒的偏性没有错,因为辛热滋补正是鸿茅药酒治病的功能,恰是药政管理部门管理不当,导致患者违背中医理论使用,进而出现类西药的不良反应。

    谭秦东自己在媒体采访过程中承认为了阻止鸿茅药酒厂家违法广告,将其描述成为损害广大老年人健康的毒药。其实,厂家长期违法广告,是有关行政管理部门市场管理不严所致,而谭秦东却从西医的角度去将鸿茅药酒描述成致命的毒药,恰是无知的偏见。谭秦东被捕事发后,以方舟子为首的反中医者再次利用中药的毒性在网络平台上兴风作浪。以前同仁堂的健体五补丸、云南的白药等,都被方舟子等反中医者利用化药的毒性攻击过。与反中医者的斗争是长期的,中医界需要向公众讲明事件的真相,增强公众自觉地辨识反中医者曲解和诋毁中医的言论,以捍卫中医的生存空间。

最新评论
1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