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产资源仅仅存在于中国

2018年05月10日 08:53陆航程 A | A

    ——《资本的最后疯狂与国土证券》之六

    六、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产资源仅仅存在于中国

    如上一节所述,中国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产资源”有许多来源,但最重要的来源,则来自中国的公有制土地,包括城镇国有土地、也包括乡村集体所有土地。

    中国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产资源”为在中国注册的非公经济(包含中外合资和外资独资)提供了巨大的价值转换,甚至实现直接的财富转移。投资中国的外国资本获得巨大利益 回报,这些利益来源之一,就是中国“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产资源”提供的价值甚至直接是财富转移。这是国际资本在任何其他国家所无法获得的。原因就是,中国是全世界唯一实行土 地公有制的国家。

    在所有生产要素(土地、资本、劳动力)之中,土地是唯一不能再生的要素资源,是最稀缺的要素资源。

    在世界历史上,对土地的争夺十分激烈和残酷,往往伴随着战争与流血,不获得土地所有权,就无法获得土地这个要素资源带来的巨大利益。

    在西方国家,土地实行私有制,所有权决定使用权和收益权,使得获得土地所有权,往往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这是西方国家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成本越来越高的主要原因。以至于,西方 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日益老旧,而无力改造,“私有资本”难以承受获得土地所有权的成本,也难以承受基础设施建设长期难以盈利的压力。

    其实,西方国家大规模推动基础设施建设,也曾经依靠政府的力量,正是政府主导的“社会资本”,这个“公共属性生产方式”的介入,才推动了西方30~70年代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 完成。

    半个世纪以来,西方国家限制政府的权利,推行“大市场、小政府”模式,政府介入基础设施建设的力度越来越小。奥巴马宣称要建设美国高铁,结果执政8年,却未建成一寸。不是西方 国家的技术不过关,尽管也有这样的因素(政府对基础性科学技术研究投入过少,私有资本企业对此投资承受力有限),但不是关键性因素。关键因素,就是美国缺乏“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 值资产资源”,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土地的征用。

    今后,科学技术又会有许多新的进展,超级高铁、智能化光伏感应式充电公路、智能化超级城镇的建设,都需要征用大量的土地,在土地私有制国度里,资本对这些产业的投资,都会遇 到土地成本摊销成本过高的制约。

    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中国在超级高铁、智能化光伏感应式充电公路、智能化超级城镇的建设方面,会远远超过西方国家的速度和广泛性。

    之所以中国能够做到,就是因为中国有强大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有各种类型的“公共属性生产方式”、还有世界上唯一巨大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产资源”,这些因素和要 素,加上资本、人才、科技、人工智能、物联网各种要素的聚集,必将产生巨大的聚合效应,这是在西方国家现有经济政治体制下,难以甚至是无法实现的。

    这样发展下去,中国发展速度会越来越快,经济规模会越来越壮大,远远把西方国家甩在身后,无论西方国家一些极端政府、极端领导者如何疯狂地阻止中国发展,都无济于事。因为中 国可以集中这些西方不具备的先进生产方式和先进资源优势在国内独立发展,况且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已经获得80~90个国家的拥护、支持和积极参与。那些疯狂政策孤立的仅仅是发疯 者自己。最终受损的只是限制中国发展的那些国家内部的资本集团和广大消费者。

    西方国家一些极端政府、极端领导者、抱有极端思想的学者,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叫嚣了数十年的“中国崩溃论”总被事实打脸,为什么“中国威胁论”总不被大多数与中国合作国家的 认可。

    中国没有崩溃,就是由于中国有“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公共属性生产方式”,支持着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尤其是拥有巨大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产资源” 对财富和价值的有效转移。

    再次强调,中国“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产资源”在全球中的唯一性,决定中国一定会坚持和发展“社会资本生产”,也会更大规模地支持“非资本价值生产”,让财富和价值不断地 攀升。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 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 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 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 ,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5.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政府管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 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 值。

    6.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 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 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 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额外增加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 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7.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