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再次呼吁政府应该关心城镇低收入困难阶层

2018年05月12日 09:13张红兵 A | A

    我们国家在改革开放以后,国民经济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但在社会中也存在着很多新的问题,对一些问题的解决,本着国民责任,我也没少做一些建议型的呼吁,比如应该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的困难生活,让他们也能享受到改革开放的红利。可我虽然经多次呼吁,并没有见到政府有什么相应政策的转变,城镇低收入困难群体虽然不能说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困难的生活确实在很长时间内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因此,我今天再说一说这个话题,但不再仅仅是呼吁,还要不得不问问政府,真的认为这不是一个问题吗?不认为他们的生活确实是困难的吗?所说的关注民生,难道不应该包括他们吗?

    什么是城镇低收入困难群体?我特指的是城镇自谋职业的低收入生活困难者,他们大都是打工者或小自营者,月收入在所在城市所界定的最低工资线以下,没有收入、收入少或月收入最多的也就是1000多元。但最多的能保证都月入1000多元吗?肯定是保证不了的,因为是打工者,失业是经常发生的,小自营者也有生意不好的时候。

    即使是按最好的情况,能保证每月都收入1500元,可他们在城镇里生活能不困难吗?

    能买得起房子吗?能娶得起媳妇吗?能养得起家吗?有病敢去看医生吗?得了大病怎么办?吃的穿的会怎么样?能旅游吗?有闲心上网吗?

    我为什么提到他们没有闲心上网?因为能上网的大都是有时间上网的人,这些人有的也有上网的情志在里面。比如类似我这样的人,退休了有时间,还自我感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想说点建言什么的才上网。而那些低收入困难群体者,每天都为工作和生活发愁,哪有时间和闲心上网?

    还有一个情况需要指出,他们不仅仅是弱势群体,而且也是当今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文化普遍不高,各种素质和能力也相对低下,连呐喊争取自己的民生权益都不敢或不得法。如在网上很少看到他们为自己的糟糕处境而呐喊,然而有责任感的人不能视而不见,比如我,就要为他们说说话。

    他们在顺利的时候,可以找到一个能月收入1000多元的临时工,不顺利的时候就不用说了,但也不能维持长久,或在干几个月、几年时,发生变化再找工作是很自然的事情。可就按能每月挣1000多元说话,也就是这点钱而已,其它什么待遇也没有。

    如按国家规定,用人单位不管是什么性质,得签用工合同,可用人单位根本就不签,打工者有能力争取这份权益吗?根本没有这个能力,那政府管了吗?

    如国家规定,用人单位应该让被雇佣者能办理和享有基保、医保等五险一金,还有双休日、节假日、婚丧假、探亲假、带薪年休假、保健费、防暑降温费、年金、加班费、通货膨胀等各种补贴,等等,可用人单位什么待遇都不给,打工者有能力争取这份权益吗?根本没有这个能力,那政府管了吗?

    大家说一说,这样的打工者和自营者是不是当今最无助的可怜的弱势群体?

    他们在年轻时还可以靠自己的身体努力挣点钱糊口,可老了怎么办?按现办法只能去办商业保险或养老保险,但商业保险甭去想,他们哪有钱去办?只能去办养老保险,可养老保险也是办不起的。

    如个人缴8%,平均起来个人月工资不可能达到1000元,却要按社会平均工资为基数缴纳,据说北京都达到了7000元,要按这个基数缴纳,不是要了他们的命吗?我们当地的社会月平均工资是2600元,这个基数也受不了哇,每月需要缴208元。208元对有些人不算什么,可对这些人来说可是要命的,一年不敢保证能挣10000元,却要缴2496元,他们还怎么生活?

    请问政府想到他们这个困难了吗?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按自己的实际收入为基数缴费?或者与社会平均工资的差额,由政府补贴缴纳那部分8%?如真能这样,他们能不感激涕零吗?能不高呼共产党万岁吗?而如今,政府考虑过这些人的实际困难和无奈的心情吗?

    更不要说那20%了,也得自己缴,可缴得起吗?即使一年能挣10000元,需要缴6240元,加上8%共需要缴8736元,几乎把所挣的钱都缴了,还让不让他们活了?难道政府从来就没有考虑到这个实际情况?而且这20%还进统筹。这20%是个人缴的,跟单位缴的性质不一样,进统筹而不进个人账户是不是盘剥?如果能考虑到他们的具体困难,由政府补贴缴这20%就不行吗?

    这样的城镇低收入困难群体能有多少人?没有见到权威统计,按测算应该能有1、2亿人。在社会中其实还有更困难的群体,如在这个群体中的重病、重灾、劳动能力最差的家庭,虽然也可称为群体,但毕竟不是大群体,所以在谈面上的问题时,暂可以忽略不计。而1、2亿人就不一样了,不仅是大群体,而且是一个阶层,政府还不重视是不是让人无法理解?

    这个数据准确吗?应该差不多吧?每年就业1000多万人,就业好一点的是多是少?肯定是比较少的,就业不好的是大多数,几十年累积下来多少人?说1、2亿人都是保守的,少说也得有3、4亿人,再保守一点从最底层取数据,有1、2亿人只多不少。

    如在我的亲属和接触到的社会圈子里,年轻的一代就业不好的为大多数,这就是实际情况的一个侧面。

    所以我认为,重视这个贫困阶层应该已经是刻不容缓了!

    政府可能认为,现在扶贫的重点应该在农村,而我要说,这个问题的考虑是不是搞差异了?

    从传统的认识上来讲,农村和城市都有贫困阶层,似乎尤其以农村为最甚,扶贫应该双管齐下,而重点放在农村也未尝不可。但既然进入了“新时代”,就得有新思维了。

    现在我们国家的发展脉路是什么?其中有大规模城镇化,也就是农村人口将大规模向城镇集中。不用太长的时间,按现在的趋势,再过十年、二十年,顶多三十年,农村人口就只能剩下几千万人了,而且恐怕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了,而是农工了。绝大多数的农村人口会随着土地流转等相应政策,成为了城镇人口。所谓农工也不见得是原来意义上的农村人口了,而是农业园主或从事农业生产的专业人员了。

    我分析的这个趋势对不对?应该差不多吧?如果是这样,今天的农村扶贫工作是不是就与城镇化南辕北辙了?

    如国家不在农村扶贫,作为现今的农村家庭,也会随着国家政策的走向来自己追寻尽可能好一点的生活道路,所以大批农民进城当了农民工。在城镇化还没有全部到来之前,他们还没有完全变成城镇人,家里只能留下老人和孩子,或老人和孩子也随着进了城,等土地流转等相应政策全部完成和落实后,农民工就变成了真正的城镇人口,即使是留在农村的老人和孩子也会进城,而农村就会变成土地流转等相应政策成功落实后的新概念下的农业生产基地。

    试想,既然如此,那今天的农村扶贫还有意义吗?恐怕很多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扶贫工程和项目到了一定时候,都会随着城镇化而面目全非!

    当然我所说的是面上的事情,是主流趋势,现今的农民工也有选择返乡创业的,但这不是潮流,只是一些现象。同样,有的扶贫工程和项目虽然在城镇化的趋势中会随着面目全非,但有些工程和项目也会转化为成长型的新农村生产基地,不过也肯定不是潮流,只是个别情况而已。如此,现在的农村扶贫工作是不是就跑偏了?

    人们常说,“做功要做有用的功”,今天的农村扶贫工作是不是在做“无用的功”,“精准扶贫”“精准”吗?

    所以,政府似乎应该把扶贫工作的走向转到如何搞好土地流转等相关政策和措施的设计、实施、稳妥地落实上,农村的脱贫自然而然地就解决了。而忽视了城镇人口的扶贫,似乎就是一个认识上的差异。

    如拿“精准扶贫”对象与城镇贫困阶层对比一下,相对困难的其实是城镇贫困阶层。

    所谓农村贫困户,再困难也有房子、有地,温饱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相对不富裕。

    而城镇贫困阶层什么都没有,只能靠打工挣点可怜钱,能维持温饱吗?

    所以,相比之下,城镇贫困户才是真正的贫困阶层,正因为有城镇化的运作,似应当把扶贫工作的重点移到城镇来,而对农村扶贫工作应当有设计上的周全考虑。

    如按有关界定,在农村年人均纯收入在2800元以下的就属于贫困人口,可别忘了,他们还有房子和土地,这是另外拥有的最大资源,在土地流转中是很大的资本,能转化为很大的收益。而城镇的贫困阶层有啥?有的还达不到人均纯收入2800元,其它什么都没有。请问,他们相比谁相对更困难?

    现在概念下的农村贫困户的产生,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家庭承包经营制度的实施造成的,如农田基础设施欠缺、科技力量低下、资金不足、规模效应出不来,等等。现在的扶贫工作实质在一定程度上,是在纠正家庭承包经营制度的缺欠。当然这是一个另外的问题,在这里不多议论,但说明有时候有些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不一定就是稳妥的,如今的扶贫工作是否也是如此呢?真的需要认真地思考。

    回到城镇贫困阶层问题的解决上,怎样解决他们的生活困难?有一部分人在啃老,受到很多人的讥讽,可他们不啃老怎么办?讥讽的人想到这个问题了吗?如果没有父母提供的房子、没有对他们生活的资助,很多社会问题都会冒出来。

    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啃老,在毛泽东时代遗留下来的国企职工还活着的,靠退休金还可以为子女提供帮助,没有这种帮助的人只能靠自己挣扎了,因为有的父母已经不在了,有的父母本身也是生活困难的打工者或自营者。

    即使这个贫困阶层有一半人在啃老,即使不会得到讥讽,难道是正常的社会现象吗?政府就心安理得吗?

    那怎样来解决城镇贫困阶层的问题呢?我认为似乎应该有三方面的考虑:

    1.加强对他们的思想教育,让他们不要气馁、不要悲观,自发图强,要有志气,尽量依靠自力更生来改善自己的就业和生活条件。

    基层街道应该担负起这个教育和组织的责任。

    但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说一下,这些人文化水平及各种能力普遍不高是事实,通过自身和政府关怀努力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等能力虽然很有必要,但不是造成他们就业不好和依此改善就业的唯一条件。试举个例子,如果每年新就业的1000多万人都有大学文凭,同样存在多数人就业不好的情况,只不过是最底层的就业人员文化水平相对高了一些而已。所以有些人就业不好,也就是最底层的就业人员生活相对不好,是任何社会都客观存在的,关键是应该想办法让他们生活得好一点。

    2.改善社会机制。

    我们老说要建设一个法制国家,喊了、建了40年了,“各种法”确实建了不少,可有些“法”形同虚设,如上面提到的对他们的各种待遇,国家明明有各种规定,有的企业就是不执行,政府也不管,这哪行。所以不但要由政府出面,解决好有法不依的问题,还应该完善关注于这个贫困阶层的方方面面。

    3.最起码政府应该修正养老保险政策中对城镇贫困阶层的不公正,要让他们在待遇上有与其他国民同等的待遇,让他们也能够老有所养,这是极其关键的。

    着重说一下,即使国家有困难,暂不能全面解决这个问题,但首先应该在养老制度上兼顾他们的权益,让他们也能解决养老的问题,或想办法由个人和所在单位合理地共同解决,或自己能缴得起保费,或由国家承担一部分。

    重复一下前面所说的关键问题,一个这样的贫困者,即使能每年挣10000元,个人缴的养老保险两部分是28%,不是个人收入的28%,而是社会平均的28%,也就是8736元,这让他们怎么生活?我所说的1、2亿人就是指的这些人,是当今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或没收入、或收入还少一些,或每月能挣1000多元,算作每年能平均挣10000元左右,每月能挣2000元以上的不算。其实每月能挣2000元的也非常困难,不过要算上他们就不是1、2亿人了。

    非常渴望一些党代表或两会代表或政府人员能看到我的帖子,想一想我的呼吁对不对?我认为我所说的不是一个小问题。为什么现在犯罪率这么高,跟贫困阶层有些人自我感觉无生活出路似有关系。为什么现在有些年轻人没有老一代人那么强烈地爱国?因为他们自己感觉首先没有得到国家的爱。

    所以强烈呼吁,既然来到了“新时代”,就应该有新时代的思维,既然认定已经来到了“新时代”,就应该有“新时代”的周全考虑和追求的面貌。

    一些写手在网上喜欢做大学问,而忽视这样所谓的小问题,须知,这可不是小问题,能对解决社会实际问题有好的建言,也是做的大学问,而且是有的放矢,不是空喊。

    有些评论者只对所谓敏感的话题感兴趣,不屑为这样的所谓小问题发表见解,殊不知什么是敏感问题?事关民生、国内稳定的具体问题比任何问题都重要。

    请政府和方方面面都能认真地研究和对待这个问题。

最新评论
6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