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伊朗核协议危机杂谈

2018年05月13日 09:55于时语 A | A

    不顾国际上的普遍反对,以及美国不少共和党领袖和政府官员的顾虑,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引起不小的国际风浪。

    与大多数观察家的看法不太一样,我认为特朗普此举固然有短期党派利益,尤其强化共和党草根支持,但是对美国内政的长远历史性影响,并不亚于对国际局势的冲击。这就是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意味二次大战以来,华盛顿奉行了大半个世纪的“党争止于大洋岸边(partisanship stops at the water's edge)”的内政传统寿终正寝。

    这一内政传统是民主党杜鲁门接任总统后,由当时的共和党籍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所提出,可以比喻于中国古语“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诗经·小雅·棠棣》)。这个两党一致对外的传统,是美国最终赢得冷战胜利的重要因素。

    伊朗核协议是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几乎唯一的外交成就。许多美国论客都指出:特朗普退出核协议的重要动机,就是要抹杀和逆转奥巴马的政绩。这一纸获得所有欧洲盟国支持的国际协议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对于外交政策轻重程序的异议,说明再是重大的国际政策,也已经成为美国两党之间的零和游戏赌注。

    在华盛顿对外影响力逐渐下降的世局中,把两党党争如此赤裸裸地扩展到美国国界之外,无助于山姆大叔维持世界霸权,也扩大了外部势力干预美国内政的机会和渠道。

    再就是几乎所有国际传媒都指出的国际信誉问题。上一届政府达成的国际协议,马上可以轻易被下一届政府废止和逆转,使得所有外国政府与华盛顿打交道时都会产生疑虑:白宫的话未来还会算数吗?马上的例子便是特朗普政府与朝鲜关于去核问题的谈判。再低能的平壤领袖,也会从伊朗核协议风云中看到教训,而不会重蹈利比亚卡达政权放弃核武计划的覆辙。

    还有特朗普宣布马上恢复对伊朗的经济制裁。《经济学人》此前就指出,华盛顿这一强大的武器,基于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其反复运用只会加速美元地位的衰落。

    为特朗普决定叫好的两个国家是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也说明了问题。除了再次证实以色列-沙特的战略同盟,也展示在伊拉克和利比亚之后,整个阿拉伯世界已经被华盛顿完全“摆平”,而将会继续陷于专制统治和停滞落后的恶性循环。另外,大中东以及整个伊斯兰的大气候下,在外部操控和内部短视的各种因素下,陷于激烈的教派内争而无法自拔。在这样的情势下,伊斯兰极端主义卷土重来只是时间问题。

    从英、法、德三国政府的反应,可以看到欧洲是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的主要输家。不妨借用关于国际犹太势力的阴谋理论,中东穆斯林世界的糜烂和混乱,是以色列安全和领土扩张的最佳保障。这一乱局对欧洲的安全威胁远大于美国,特朗普一纸行政命令,就可以禁止远隔大洋的穆斯林国家居民入境美国。但是欧洲近水楼台,无法阻挡数以百万难民逃离中东战乱。如果中东乱局展延到伊朗,只会是欧洲更大的噩梦。

    从莫斯科的反应看来,特朗普此举对俄罗斯的负面影响有限。国际油价因此上涨,绝对是面临严重经济挑战的普京的利好。另外,这也会强化俄罗斯对伊朗的杠杆,包括军火输出。但是伊朗和以色列在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军事对抗激化,是对莫斯科的不小挑战。

    最关键的问题,是伊朗的未来发展。在内政上,核协议的失败会削弱主张与西方妥协的温和派和稳健派的地位,而强化强硬派的立场,降低德黑兰在外交上继续让步的可能性。不能不看到华盛顿的长期经济制裁,对伊朗经济发展的负面作用。去年年底突发的伊朗民众为了民生问题的大规模示威抗议,显示经济停滞带来的严重社会矛盾。

    特朗普恢复经济制裁,也有因此推动“政权更易”的如意算盘。我并不认为伊朗政权如此脆弱,但如果强硬派影响力上升,伊朗革命卫队或许会进一步强化对社会经济的掌控。参照半个多世纪来埃及军方的例子,这对伊朗国家的前途并非福音。

最新评论
4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