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连经济学家都不知道的经济学常识(上)

2018年05月14日 08:33杨久冬 A | A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家”,这个“家”那个“家”,我们经常可以在报纸新闻上看到他们,其中有一个类别的“家”,他们的名字叫做“经济学家”,他们的思想主宰了我们的生活,他们生前或者死后都在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譬如马克思这位“政治经济学家”就是当今中国强拆制度的起因,譬如凯恩斯这位“就业经济学家”就是当今中国房价泡沫的源头,这篇文章我想说说连“马克思”“凯恩斯”这样“牛鼻的家”都不知道的经济学常识。

    首先“马克思”和“凯恩斯”这两个人都是因研究经济危机而名扬天下的,可两个人最终的危机解决方案却大相径庭,他们谁对谁错?

    马克思除了是一个经济学家之外,更是一个唯物主义的哲学家,他试图从物的视角,以物为着眼点来解释人类社会。马克思的经济观念构筑于一种“真理”之上,他认为货币的本质是独立于交易双方的“物”,是一种与其他商品具有同等价值却比较特殊的商品,这种商品比起其他商品来说,具有更耐久、更易于分割等等与众不同的特点,因此在历史的大浪淘沙中,人类社会缓慢却坚定的就选择金银等贵金属做为一般等价物形成了共识。借助一种独立于交易双方之外的、存在天然数量限制的媒介“物”才能达成交换目的的交易体系,这是马克思对那些以最大化的占有货币为目的的资本运动的批判得以成立的基本前提, 在资本论三卷中,马克思详尽而深刻的剖析了为什么资本家与货币储藏者们共同的那种对“金”的占有欲必然导致通货紧缩型经济危机的发生。

    作为一般等价物的“金”存在天然的数量限制,少数人因为拥有产权从而“天经地义”的应该在集体劳动所得中获得多过其他人的货币收入,这两个社会经济运行的基本前提同时发挥作用的情况下,金这种物质在每一次金(投资)→物(生产)→金(交易)的循环之后就会愈发的被集中在资本家手中,最后流通中的货币因为越来越多的被资本家们收藏在某处地窖里而逐渐退出流通领域,全社会通货紧缩,工人阶级没钱吃饭,从而导致劳、资两大阶级对立的社会危机,马克思说经济危机的解决方法是取消货币、公有制,以有计划、有管理的的方式分配劳动者的劳动所得,这种设想要求土地这种每个人都必须依附其上的自然物原则上不应该被任何自然人或者“法人”私有,这种美好的愿望被“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制度化的结果就是唯有身兼法令制定者与执行者于一身的政府可以凭借暴力实现对土地的“合理”使用,这也就是在沿袭了苏联部分制度体系的社会主义中国强拆有理,护家有罪的原因。

    马克思通过对资本运动规律的总结分析最终得出了需要取消货币的结论,但综观资本论全文我们应该明白马克思意义的取消货币不过是放弃以挖矿这种方式创造一种独立于人类社会之外的一般等价“物”而已。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大厦构造在货币是可以看到、摸到的一般等价物这个前提之下!再次提醒一下!马克思的逻辑是构筑在货币必然、必须是一种独立于交易双方的“物”这个前提之下的,也只有在这个前提之下,他的逻辑才严谨无懈可击,而当这个大前提失去,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体系……

    反复研读《资本论》全三卷,你会发现公有制等等一系列的设想,不过是马克思个人对于取消了一般等价物之后如何组织社会进行生产活动的一种自然联想,在实行公有制与取消货币两者之间并不存在必然的逻辑关系,马克思对公有制的论证就像千年前,中国的孟子对于人性善的论证一样莫名其妙,千年前孟子说“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却不知同样的话改成“人性之恶也,犹水之就下也”同样成立;马克思说解决经济危机必须取消货币实行公有制,却不知只需要取消了马克思意义的“货币”,他的经济理论大厦就已经崩塌成了一地的渣滓,公有制神马的“美好愿望”根本就毋庸谈起。

    在马克思生前,当时世界各国通行的货币体系大体上来说都可以归结为一般等价物体系,因此他的逻辑征服了同时代相当多的人,在崇拜信仰他的人看来取消货币,施行公有制就是宇宙真理,最终活着的马克思在死后化成了了一个真实的共产主义幽灵徘徊在欧洲大地,列宁式共产主义崛起于东方,有钱就是罪,就应该被施以恐怖、暴力、杀戮的教条式共产主义威胁之下,欧美洲大陆上货币名目论的思潮悄然兴起……

最新评论
43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