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我们该如何打造中国“芯”

2018年05月14日 08:42曹耀成 A | A

    1.不能把打造中国“芯”寄托在BAT等民营企业身上。

    资本是逐利的,民营企业依靠和积累私人资本。发展芯片需要深厚的资本积累、技术积累和人才积累,研产周期长,风险大。把打造中国“芯”寄托在BAT等民营企业身上大概率会落空。

    2.不能把打造中国“芯”寄托在外资、外企身上。

    外资外企是来中国逐利的。民营企业靠不住,外资、外企更靠不住。外资、外企很可能捞一把就走,很可能把中国“芯”发展搅黄了就走,很可能遇到美国封杀中兴这样的风险就走。把打造中国“芯”寄托在外资、外企身上,大概率会落空。

    3.打造中国“芯”的重任,历史地落在国营企业身上。

    政府应组织以国营企业为骨干的中国“芯”国家队。根据军用、民用、军民两用的不同要求,中国“芯”可以有一队、二队、三队。

    一队的中国“芯”安全性第一,在此前提下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价廉物美,又不影响国家安全,就可以转为民用,商用,与外国“芯”兼容。如北斗之用于民用,北斗之与GPS兼容。

    二队的中国“芯”当着眼于其市场价值,但不能只考虑其当下的市场价值,尤其要考虑其中、长期市场价值。因此,允许在一定的时间内亏本、失败。民用中国“芯”是否要在现有生态系统外重建生态系统,政府要慎重权衡决策。个人认为,破坏现有生态系统来建设一个新的生态系统,似乎不大可行。中国虽然有十三亿人口,也不能搞成封闭的系统。既然不能搞成封闭的系统,既然要开放,要国际化,要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就不需要也不能破坏现有的生态系统来建设一个新的生态系统,而是在现有的生态系统中繁衍生长扩大自己种群的生存空间,从而逐渐把现有的生态系统转变为有利于我们的生态系统。

    4.打造中国“芯”,需要愚公移山精神、铁人精神、两弹一星精神、航天精神、北斗精神,……

    但是,我们不能把自己封闭起来。我们要善于向前人、外人学习。我们不能依赖外援,但不拒绝外援,争取外援,与任何可以与我们合作的人合作。

    两弹一星不是凭空造出来的,前人、外人的理论和实践告诉我们,原子弹、氢弹、卫星是可以造出来的,这是我们一万年也要造出来的底气。说一万年也要造出永动机来,我们就没有底气。我们也没有底气说一万年也要到南极星和北极星去逛逛。

    两弹一星元勋23人,全部完成了大学本科学业。其中21人在旧中国大学本科毕业,1人(周光召)在旧中国进大学,在新中国大学毕业,1人(孙家栋)在1948年考入解放区的哈尔滨工业大学预科学习俄语,后来被派往苏联茹科夫斯基工程学院飞机发动机专业学习,毕业并获得全苏斯大林金质奖章。

    两弹一星元勋23人中,只有于敏和钱骥没有留学经历。从21位元勋的留学国来看,美、英、法、德、苏是他们的主要留学地。其中去美国者最多,达11人,居半数以上。其次是英国,有5人。到德国留学的2人。到苏联留学的2人:周光召和孙家栋,都是新中国建国以后派出的。去法国的有钱三强1人。

    可见旧中国出来的人才可用,海归可用。新中国成立近七十年,培养了大批可用人才。仍然不能岐视海归。

    从两弹一星元勋的构成可知,知识分子确实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并且可以是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钱学森、邓稼先这些人算不上工人阶级,算不上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什么人算得上?

    海归可用,外国人也可用。“我们希望有外援,但是我们不能依赖它,我们依靠自己的努力,依靠全体军民的创造力。”白求恩、柯棣华、马海德就是外国人、外援。白求恩、柯棣华为中国的抗日事业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马海德后来成为加入新中国国籍的第一个外国人,外国人变成中国人。千万不要有那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极端狭隘民族主义思想。

    打造中国“芯”,我们依靠国家队,依靠自己的努力,但是我们不拒绝外援,不拒绝合作,争取外援,争取合作,建立最广泛的造“芯”统一战线。

    5.我们不能把打造中国“芯”寄托在BAT等民营企业身上,决不是说民营企业在打造中国“芯”的系统工程中不能起作用。虽然芯片研产周期长,风险大,但并非完全没有能力支撑、成功,有眼光的民营企业家也可能在芯片产业中大显身手。

    韩国家族集团企业三星前会长李健熙就有这种眼光。三星创始人李秉喆也有这种眼光。正是在李秉喆的支持下,李健熙咬牙坚持研发,三星才能在世界半导体产品中领先。

    华为的任正非先生也很有眼光。华为多年来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进行研发,成果累累,在全球业界都有影响力。2016年5G标准投票,华为提出的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获得通过,就是这种影响力的体现。诚然,与美国苹果、韩国三星、美国微软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从现在开始的未来十年内,在中国“芯”产业发展中,华为能否取得更大的成绩,联想、京东、BAT等能否找准自己的位置,我们拭目以待。

    6.我们不能把打造中国“芯”寄托在外资、外企身上,决不是说外资、外企在打造中国“芯”的系统工程中不能起作用。中国是最大的制造业基地,最大的芯片消费市场。让外资、外企有利可图,就可以吸引它,留住它,发挥它的作用。但是,必须是双赢,不能让外资外企单方面获利。因此,新ARM中国值得期待,更需要监管。

    7.中国“芯”只是中国制造的一部分,中国经济的一小部分。中国曾经有必要举全国之力勒紧裤带研制“两弹一星”。中国现在决无必要举全国之力勒紧裤带研发中国“芯”。在这个前提下,中国能成功研制“两弹一星”,能成功研制北斗,却不一定能“突破”芯片,尤其难以在建立全新的生态系统的意义上“突破”芯片。

    美国可以把一种饮料打造成世界品牌可口可乐,创造巨额财富,提供大量就业机会。中国可以把一种地区传统风味食品打造成美国奢侈品老干妈牌油制辣椒。打造者为一个没上过一天学,仅会写自己名字的农村妇女陶华碧。短短6年间,白手起家创办的生产“老干妈”的企业成了一个资产达13亿元的企业!法国的香水,加拿大的羽绒服,意大利的挎包,瑞士的军用刀,……,都是财富。甚至日本的马桶都有人抢购嘛。据说有台湾同胞托人到德国购买德国百灵油,百灵油其实就是中国的万金油。

    高科技产品、奢侈品、名牌产品是财富。人们大量需要的粮食、油气等等必需品也是财富。粮食、油气供大于求,伤农、伤企。粮食、油气短缺更成问题。供求难以平衡,但政府、企业必须留心供求平衡问题,使粮食、油气等必需品成为我们的财富而不是致我们伤残的凶器。

    即使在芯片产业谋发展,也不必全链条独建独享。荷兰ASML公司做好光刻机,我国台湾地区的台积电做好圆晶代工,就有在产业链条中存在的价值。

    因此,个人要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局限,企业、资本不能一拥而上,政府要宏观计划、调控。主席已经郑重宣布,房子是用来住的。浙江炒房团到丹东把整栋楼购买的行为,为什么不打击呢?没办法打击吗?

    行行出状元,物物有精品。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要有精益求精的精神。有了这种精神,不怕做不好我们的事情。

最新评论
99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