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从荒漠到绿色家园

2018年05月15日 08:28地方学研究 A | A

    今年的“红五月”是我国第一个民族区域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7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但在人类享有的生存岁月进程中,却又是漫长的。在这漫长的70年,鄂尔多斯人曾经走过艰难坎坷的征途,也正在走着顺畅通达的大道。艰苦与辉煌交织的70年,鄂尔多斯人创造了许许多多可圈可点的人间奇迹,其中变荒漠为绿洲可谓举世称道。

    众所周知,鄂尔多斯本是天赐的丰美草原。但是近百年来,特别是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千里草原变成了连绵沙丘,不论冬夏,满目焦黄。绿色曾经是鄂尔多斯最贫乏的颜色,是典型的荒漠化地区。所谓荒漠化,就是“因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所导致的天然沙漠扩张和沙质土壤上植被的破坏,沙土裸露的过程”。鄂尔多斯地区的荒漠化固然有“气候变化”的原因,但是更主要的是人类的破坏,50年代至60年代,地方党委和政府虽然提出“禁止开荒,保护牧场”“种树种草基本田”受多项保护草原的举措,但因为粮食短缺,城乡居民口粮得不到保障,在这种情况下,默许农牧民开荒种地,使本来就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雪上加霜。到了70年代末,鄂尔多斯地区植被覆盖率降至18%,森林覆盖率仅为0.6%,荒漠化程度到了极限。

    物极必反,鄂尔多斯人开始认识到,如此恶劣的生态环境再不能继续下去了,如果不下决心治理,人类生存将面临危机。从70 年代末开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以党的政策为动力,政府支持为依托,大搞草牧场基本建设。提出“农林水综合治理”的口号,开始实施“三种五小”,大力推行“个体、集体、国家造林一齐上,以个体造林为主”,谁种谁有,合造共有,长期不变,允许继承,“‘五荒’划拨到户、草牧场两权分离”等政策。90年代明确提出“草牧场建设是最大的基本建设”,至实施“两翼一体战略建设3153工程”“反弹琵琶,逆向拉动”。进入新世纪以来,以撤盟设市为契机,提出以“绿色低碳大市”为目标,“建设美丽鄂尔多斯”新理念。在这个理念指导下,按照五大生态功能分区,以城市建成区、苏木乡镇、嘎查村绿化为切入点,以道路、水系、农田林网绿化为脉络,以平原、丘陵、沙区、干旱硬梁区等绿化为平面,以实现大地增绿,资源增值,农牧民增收,企业增效,地方增税为发展道路,大大加快了荒漠化的治理速度。切实实现了绿色先行、低碳发展,建成功能完善的森林生态体系,发达的森林产业体系,繁荣的生态文化体系和健全的森林安全体系,最终达到生态与发展双赢,绿色与美丽共存的建设目标。

    从昔日的荒漠化到今天的绿色家园,前后仅用了40年,这似乎是一场梦。但梦想终于变成现实。2015年11月24日,鄂尔多斯荣获“国家森林城市”称号。这是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经过严格的调研、筛选、认证、评估,最后由专家组核验等程序,从诸多申请城市中,评出了21个“国家森林城市”,鄂尔多斯市名列其中。国家森林城市创建活动,是目前我国对一个城市在生态建设方面的最高评价。森林城市已成为现代化城市科学发展的基础和保障,是生态林业、民生林业建设的主要领域有效载体,发展森林城市、建设森林城市已经成为改善生态环境和提升民生福祉的重要内容。40年,鄂尔多斯森林面积达到3363.5万亩,覆盖率从20世纪70年代末的0.6%,跃升到25.8%,城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达到42.07%,植被覆盖率从20世纪70年代末的18%,跃升到76.3%,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积年均减少52.4万亩和3.38万亩,沙尘暴天气数由2000年的9天减少至1天。这个奇迹的出现是来之不易的。正因如此,鄂尔多斯市今年9月6日将迎来《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我市召开。这是鄂尔多斯市有史以来首次举办如此大型国际会议,是值得鄂尔多斯人永世骄傲的一件盛事。

    作者:齐凤元,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2017年第三期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