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揭秘宏观政策为何如此多变

2018年05月16日 08:42张二寅 A | A

    大萧条让世界认识到经济学研究是重要的,它被誉为社会科学的皇冠,成为显学,经济学家备受推崇。

    滞胀之后,美国经济经过痛苦的紧缩,在里根经济学与克林顿推动下,进入繁荣期,经济学否定了凯恩斯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开始抬头,理性预期大师卢卡斯曾经宣称,防止经济衰退的核心课题已经被攻克。

    但次贷危机却不约而至,遭到英国女王的问责,这一事件可称之为卢卡斯自负。

    克鲁格曼认为以卢卡斯为代表的宏观经济学,说得好听一点,是没用的;说的难听一点,是有害的。罗默则宣称过去的三十年是宏观经济学失去的三十年。

    2007年底中央经济会议定调紧缩,但仅仅半年后即反转为宽松,2008年底实施4万亿刺激需求,导致房价暴涨,2010年1月又开始紧缩,2012年2月再变宽松,但这次增长率却在持续下滑,且54个月PPI为负,于是新常态在2015年出炉,官方认为凯恩斯主义失效,供给侧才是良方,三去一补,限产保价,结果钢铁、水泥、煤炭显著减产,价格暴涨,利润陡增,然下游销售疲软,无法接受上游的成本推动,于是上游的价格与利润又被弹回去。

    楼市先是限购,后又变成限售,千股跌停创造金融奇观,债务违约地雷频发,2018年遭遇美国的贸易战,重回扩大内需。

    余永定2008年支持4万亿凯恩斯主义,2015年与吴敬琏一起反对凯恩斯主义,2016年又再次呼吁实施凯恩斯主义。

    政策的多变莫测反映了中国经济学从理论到实践的迷茫与困惑,它让企业、居民无所适从,这当然不能苛求中国学术界,因为中国也不能免俗,它只是忠实地引进了经济学,创新失败的责任中国也不须负。但是,既然中国已经成为有影响力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么,就需要革陈出新,颠覆旧的经济理论,鼓励重大经济学原创理论。

    传统经济理论只能做事后诸葛,不能事前预测,不能有效解决,实质上只是起到了试错的功能,这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有人将经济学的问题归因于数学的滥用,但滥用数学只是经济学家们的无奈,并未触及根本。因为他们企图用高深的数学将不堪的内心包裹起来,使其看起来像物理学一样硬朗,犹如社会小青年耍酷装老大一般。

    那么它的问题在哪儿?如何解释解决?

    这就是今天新宏观所作报告的主要内容。

    由于经济周期严重威胁经济系统的稳定,给人类经济带来巨大的危害,因此,经济周期被伯南克称为经济学的圣杯。

    宏观经济学的任务为保持系统稳定,消除周期,实现可持续增长。

    而经济周期出现于工业革命后,它是实物经济与货币经济的分野。

    实物经济将库存视为财富,其代表人物为葛朗台与泼留希金,都有狂热的集物癖症状。因为他们不担心债务,消费不了可以存起来,这样的经济是有可能均衡的。之所以不均衡,只是行业冲击所致,即萨伊定律可以解决行业比例失衡问题,或者说,均衡理论适用于实物经济。

    工业革命使产出供给激增,而金银货币无法与之匹配,然后银行券大量出现,但接着是信用泛滥,银行频繁倒闭,货币大幅贬值,于是央行出现,货币从央行借贷发行,经济进入货币经济。央行通过基础货币M、储蓄率S、准备金率D控制了商行,而商行又通过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控制了企业、居民、国家,成为社会的统治者,于是出现了资本主义。其积极意义在于通过严格精确的计量来激励贡献,获取报酬,增加社会财富;消极意义在于极端的货币追逐,导致了忽视实物生产,金融空转的虚假表象,而拜金主义、尔虞我诈、贪婪盘剥又造成严重的社会分裂与危机。

    这就使生产目的从追逐实物的增值——实物利润转向货币的增值——货币利润。而货币从非债务的货币——内生货币转向了债务货币——外生货币,外生货币是发行环节给系统带来的基础债务。而中间加工商的货币利润与工资储蓄形成商业银行储蓄存款,储蓄的法定准备金使货币流量逐步减少至零,流动性停滞,于是流动性短周期形成,其长度一般为40个月,即基钦周期;而央行通过调整M、S、D可以消除短周期,但多个短周期必然累积债务,它让社会不堪重负,经济增长走到了尽头,结果只有强制性消灭债权,使物价与债务降低,即通过滞胀与萧条后再次走向复苏,这就是债务长周期,其长度一般为50-60年,即康德拉季耶夫周期。

    滞胀与萧条迫使产业发生国际专业,于是本国产业空心化,而新兴经济体崛起,世界经济兴衰轮动。

    可见,经济周期的两大根源在于央行的基础债务与商行的衍生债务,消除经济周期必须从这两大根源入手。

    传统的经济模型为甲生产食物,乙生产衣服,然后甲乙交换,获取分工增益。但这个模型的缺陷是明显的:

    一、忽视货币来源;

    二、没有区分产业层级地位;

    三、货币去向止步于中间品前;

    四、需求来源止步于市场前;

    五、止步于储蓄=投资,忽视了背后的债务累积。

    正是由于忽视货币与债务,使其只关注实物生产与循环,而忽视货币生产与循环,从而无法理解经济周期,更不要讲流动性陷阱、负利率、资产负债表型衰退、债务危机、资产泡沫与明斯基时刻了。

    新宏观通过产业树模型,将中间品加以分解,得出了储蓄率与消费率,然后结合月薪制与部分准备金率,得出月度GDP=M/(S×D)、周期总GDP=Mx(1一SxD)^v、债务累积存量=M/D公式,使宏观货币流循环实现了闭合。再以正反馈得出资产泡沫理论,于是,生命周期、借新还旧、庞氏融资、欺诈圈钱、楼市泡沫、大企业死局、庞大的国债、消费债、企业债成为逻辑的必然。

    产业树模型的核心结论是宏观投资必然亏损,需要价值补偿。

    凯恩斯主义本质是政府投资替代顶级产业,其结果必然是政府投资亏损与国债累积。

    消费信贷的实质是消费者替代顶级产业,其结果必然是消费者不堪重负与消费者累积,即不但会发生次贷危机,也会发生正贷危机。

    重商主义的实质是外国替代顶级产业,其结果必然是逆差国不堪重负与国债累积,于是导致贸易保护与贸易战,甚至国家战争。

    由此可见,价值补偿的尝试方式是不成功的。

    新宏观据此得出经济可持续增长充要条件,即实物利润与货币利润同步。

    成功的市场经济必然是商品过剩的,即可以通过自然资源、劳动力、技术、管理等要素贡献达成实物利润充分,如18世纪的大英帝国,19世纪的美利坚,战后的德国日本,以及改革开放后的中国。

    反之,则是拉美国家,它们缺乏完整的工业体系,产业单一,且学习创新能力不足,结果实物利润不足,无法获取充分的实物利润,形成拉美陷阱。

    成功的市场经济体在规模尚小时,可以通过出口获取顺差实现价值补偿,于是30年的增长出现并非稀奇。

    但当经济规模逐步扩大,以至于逆差国不能忍受之时,转而刺激内需,由于央行的基础债务与商行的衍生债务,致使货币利润不足,发生通缩,同时累积了大量债务,酿成债务危机。

    即经济增长可以分为顺差拉动与债务拉动,但归根结底是债务拉动。

    货币主义鼻祖弗里德曼也要求货币发行与经济增长同步,但他忽视了债务性质,且货币数量公式忽视了法定准备金的收缩作用。

    这就如同自行车左右脚板,节奏一致,可以平稳地行走;但如果一个飞快,一个迟缓,那么,必然打转摔倒。

    新宏观通过对顺差拉动的利弊分析,利用黑箱法实现了对顺差拉动的优化与替代,得到储备需求解决方案,即社保购买准公共品,如重大基础设施、自然资源勘探成果、重大专利,央行支付利息,如此消除央行基础债务与商行衍生债务,中国据此可以储备需求应对美国的贸易战,持续扩大内部需求,不再赚取美国的顺差,转向平衡贸易,避免贸易战争。

    新宏观2008年预测4万亿政府投资必然导致过剩与债务累积,2015年对供给主义改革前景做出了展望,2016年对美元指数走势做出走低预测,2017年指出美债的庞氏属性,2018年断定美股走到了尽头,现实的回应是正面的。

    新宏观理论对企业、居民的指导意义有:

    一、理解宏观政策多变的原因,以便更好地适应环境;

    二、宏观必然亏损与利润表误导原理对企业家投资具有警醒作用,避免盲目扩张陷入大企业死局,如万达、海航;

    三、新宏观资产定价模型对当前资产可以再估值,避免居民跌入投资陷阱。

    债务长周期理论告诉宏观管理者要避免滞胀与萧条,其根本在于降成本,增强国家竞争力,对于企业组织形态而言,共享可以降低成本,增强个体竞争力,这就是BAT的成功之处,第一经济2577联合共享基地代表了新生经济的方向,大有希望!

    谢谢!

    本文首发于第一经济

最新评论
16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