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毛蒋密谈

2018年05月17日 09:08流波 A | A

    毛主席时代人一辈子干了两三辈子人事,最主要是因为毛主席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中华崛起、复兴而操劳,从而引领整个中华民族奋起而战……

    毛主席第一次谈解决台湾问题与西藏并列。早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战役开始之前,毛泽东就开始筹划解放台湾了。1949年2月1~3日,斯大林派米高扬秘密访问中国到延安,毛泽东就曾告诉米高扬:目前还有一半的领土尚未解放,大陆上的事情比较好办,把军队开去就行了。海岛上的事情就比较复杂……比较麻烦的有两处,台湾和西藏。西藏问题也并不难解决,只是不能太快,不能过于鲁莽……台湾是中国的领土,这是无可争辩的。现在估计国民党的残余力量大概全要撤到那里去……那里还有一个美国问题,台湾实际上就在美帝国主义的保护下。这样,台湾问题比西藏问题更复杂,解决它更需要时间。这是毛主席第一次谈到台湾问题且与西藏问题并列。

    在一般人看来不可或极难解决的问题,在主席眼里则是另外一回情景。比如说这个西藏问题,历史上都是驻藏大臣或国民党的特派员之类,而象毛主席一声令下后解放军一边修路一边平叛而直逼拉萨的除了毛泽东的军队换之只怕想都不敢……假设没有人民军队直接进驻雪域,又何来1962年的反击印度。

    当时解放海南,毛主席形象的打比喻,目前有三把刀,一把在屁股上(指海南岛),一把在腹部(指台湾),一把是脖子上(指东北局势变局,几个月后果然山姆登陆半岛)……大领袖看问题之视野之老到无与伦比。

    为解台求助于斯大林明暗“较量”。1949年6月底,刘少奇访问苏联。在刘少奇出访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了请求苏联出动空军、海军配合我解放台湾的问题,要刘少奇在跟斯大林会谈时试着提出这一请求。7月10日,毛泽东致信周恩来:我们必须准备攻台湾的条件,除陆军外,主要靠内应及空军。二者有一,即可成功,二者俱全,则把握更大。我空军要压倒敌人空军,短期内(例如一年)是不可能的,但似可以考虑选派三四百人去远方学习六个月至八个月,同时购买飞机一百架左右,连同现有空军组成一个攻击部队,掩护渡海,准备明年夏季夺取台湾。同时须考虑一个条件,即在闽浙两省建立飞机隐蔽库,即掘大山洞藏飞机。25日,毛泽东又电告刘少奇,要他立即向斯大林提出,希望苏联提供几百架飞机并代为培训飞行员,争取赶上进攻台湾的战役。斯大林对代为培训飞行员之事爽快答应,但对派苏联空军、海军援助我进攻台湾则表示难以赞同。其实,我们知道,解放战争时,当毛主席指挥解放军从北向南势不可挡打到长江时,斯大林竟然指令要中共不要打过长江去,实际就是南北分裂了中华,如同今天半岛之南北朝鲜了。毛主席何许人也,用“将革命进行到底”回敬了斯大林。可见,斯大林骨子里是不愿意中国过于强大的,台湾问题是中国之统一问题,斯内心里当然要留一手了。

    抗美援朝拨掉脖子上刀拨肚子上刀契机失。此时,金日成要统一半岛正中斯大林下怀。金日成看到中国革命的形势势如破竹,心里着急,这个本是可理解,于是也向毛主席提出了要统一半岛发动向南的进攻想法。主席说,你莫急,等我解决了台湾问题,拨了肚子上这把刀,到时统一半岛,小菜一碟么……但小金等不及了,又去找老大哥斯大林,老大哥正在面对毛泽东借不心甘不借面子又过不去左右为难时,小金找上门来,这下不正可解毛泽东来借飞机、军舰之不愿了么……本来当时苏联在山姆纠集十六国在联合国决议时完全可投反对票——结果投了弃权——实际就是默许要让这场战争来阻止毛泽东借飞机军舰解台湾么。事实正是这样,且按斯大林设想,在山姆加入半岛战争后朝鲜必然很快战败只能再组建流亡政府求助苏,又因山姆军事压力推进到鸭绿江边中国同样要求助于老大哥……却没想,毛泽东竟然敢没有空军保障下出兵半岛,本来条件是苏联出空军保证制空权的——结果却是斯大林又没有实现承诺,天神般的毛泽东在如此危急条件下出兵打败山姆联合国军,化解了脖子上这把刀——但当时拨肚子上这把刀的契机丢失了。

    蒋介石本想逃亡日本。解放战争开打,蒋介石就开始经营台湾,把大量黄金等运往台湾。1949年3月15日,中共新华社发表时评《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中国人民将绝对不能容忍美帝国主义对台湾或任何其他中国领土的非法侵犯,同样地亦绝对不能容忍国民党反动派把台湾作为最后挣扎的根据地。中国人民解放斗争的任务就是解放全中国,直到解放台湾、海南岛和属于中国的最后一寸土地为止。

    蒋介石听后感觉自己在奉化老家也呆不了多久了,于是考虑自己将来的落脚问题。蒋一是考虑到美国,因为妻子宋美龄在美国留学多年,会英语;孔祥熙、宋子文也在美置了大量产业,去美国居住比较方便。后来,他又觉得自己在美国的声誉不好,美政界要人大多不喜欢他,去美国恐受奚落,于是放弃了去美国的念头。

    经过反复考虑,他决定去日本。他早年在日本呆过,懂日语,对日本的社会和风土人情比较了解,生活也很习惯,再加上抗战之后,他顶着压力释放了包括冈村宁次在内的一大批战犯,把两百多万降兵与日侨礼送回国,日本人对他很感激,赞许其是“以德报冤”,日本还为其建立靖国神社。他自信流亡日本,日本人会欢迎的。另外,台湾离日本较近,逃亡也很方便。

    朱世明在日为蒋购房却被蒋暗杀。1949年4月初,蒋介石发电给国民党政府驻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朱世明,请他赶快回国,有要事相商;回国后不要在南京呆,径直前往奉化溪口。4月16日上午,蒋介石在溪口接见了朱世明。过去,蒋介石接见部属时,身边要员陈布雷、陶希圣等少数贴身侍从均参与。这次接见朱世明,他不要任何人在场。蒋先向朱世明问了一下日本的情况,然后对朱说:我这次叫你回来,主要有两件事,一是招聘日本军事教官,二是代我在日本找一处住宅。

    蒋为了找逃亡住宅,但表面还要讲其它理由:我们军队差的就是日本军人的“武士道”精神。你返回日本后,将我们过去释放的日本高级军官一一造册登记,然后登门拜访,并向他们表示,我国政府将聘用他们为军事教官,用日军的训练方法帮助我们训练反共军队。冈村宁次回去只有几个月,估计他会接受我们聘请的。蒋介石还特别嘱咐朱世明,最好让冈村宁次推荐人选。

    蒋转弯抹角终于对朱世明说:要你代我找住房的问题,是因为我考虑国内局势越来越坏,李德邻(李宗仁)他们正在与中共和谈,如果和谈成功,等于投降,我就不好住在国内了。桂系四处造谣说我干预政务,又屡逼我出洋,故我想在日本买一处房子。如果局势进一步恶化,我想到日本住一段时间。如果我将来在国内实在无法立足,干脆就长住日本了。临别,蒋介石还特别嘱咐朱世明:这两件事要高度保密,任何人都不能透露,更不能让李德邻、白崇禧他们知道。朱世明出来时正好碰到了蒋介石的秘书周宏涛并被其盘问只好告之,使几十年后这一内幕得以告白于天下。

    朱世明返回日本后,先在东京找到了冈村宁次,谈好了聘请日本战犯担任国民党军队军事教官的问题。随后,他派驻日参事宋越伦等几名助手,分头到东京市郊找房。经过数路人马几天的寻访,终于在箱根为蒋介石找到了一处豪宅。此处豪宅有大小房屋20余间,是前闲院宫亲王的故邸,环境优美,设计新颖,有会客室、花园、荷花池、健身房,价格约1.5万美元。朱世明感到这处房子很不错,当即发电告知了蒋介石,蒋介石回电表示同意购买。朱世明马上派人向房东交了预订金。不料,此事走漏了消息,日本几家大报,如《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做了报道。

    蒋介石得知此事曝光,十分恼火,大骂朱世明泄露国家秘密,损害了他的形象。朱世明感到凶多吉少,立即辞去“团长”职务,跑到日本叶山隐居起来。蒋介石担心朱世明投奔大陆,派特务暗中追到叶山将朱世明害死。朱死后好几天,尸体才被人发现。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蒋介石在台湾苟延残喘,未去成日本。

    蒋介石阴谋逃亡日本的这一内幕,只有蒋与极少数幕僚知道。此事过去54年之后,才由其心腹周宏涛于2003年9月在台湾说出来。

    日本感谢蒋介石为蒋建神社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两岸密谈。那时,很多人愿意为国共两党牵线搭桥。然而,真正多次沟通两岸最高层,肩负起双方“密使”使命的,是原中央通讯社记者,后为新加坡《南洋商报》驻香港特约记者曹聚仁。他与周恩来交往甚多,时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和平解放台湾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委员的邵力子是他的老师,蒋经国对他也以“老师”相称。这些关系使曹聚仁成了那个时期海峡两岸非常合适的穿针引线之人。对于北京发出的善意,蒋介石、蒋经国派人秘密会见了曹聚仁,向他表达了蒋氏父子愿意与大陆沟通的想法,并指示曹聚仁你去一趟大陆,要其摸清大陆方面的真实意图。

    1956年夏天,曹聚仁给老师邵力子先生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他想与中共高层接触之意。邵力子立即向中共中央做了汇报。周恩来了解情况后,迅速安排曹聚仁进京面谈。1956年7月16日中午,周恩来在颐和园听鹂馆宴请了曹聚仁。曹聚仁问周恩来:“你许诺的‘和平解放’的票面里有多少实际价值?”这显然是蒋氏父子最关心的问题。周恩来说:“‘和平解放’的实际价值和票面价值完全相符。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过两次,第一次合作有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成功,第二次合作有抗日战争的胜利,这都是事实。为什么不可以第三次合作呢?”周恩来接着说:“我们对台湾决不是招降,而是彼此商谈,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都是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的。”

    1956年春天,蒋介石收到一封中共中央专门写给他的信,信中提出了进行第三次国共合作及完成统一大业的设想,在结尾处还特别写道:“奉化之墓庐依然,溪口之花草无恙。”蒋介石读罢,沉吟良久。此时,在他心中也已产生与中共领导人接触的想法。

    1956年8月14日,曹聚仁在其供职的《南洋商报》,将这次会面的详细内容报道了出来,向台湾方面传递了中共认为“国共可以第三次合作”的重要信息。在当时的环境下,身为报人的曹聚仁通过报纸发表文章,是他向蒋氏父子传递中共中央方面信息最快捷的途径。

    很快,蒋介石密约曹聚仁,希望他进一步与中共中央方面进行接触。一个半月后,曹聚仁再次进京,毛泽东亲自接见了他。10月3日下午,在中南海怀仁堂,曹聚仁坐在毛泽东旁边,周恩来也在座。毛泽东对曹聚仁说:如果台湾回归祖国,一切照旧,台湾可以实行三民主义,但是不要派特务来破坏,我们也不派“红色特务”去破坏他们。毛泽东还说:台湾只要与美国断绝关系,可派代表回来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全国委员会。

    “如果台湾回归后,将如何安排蒋介石?”曹聚仁问。

    “蒋介石当然不要做地方长官,将来总要在中央安排。蒋经国安排在人大或政协是理所当然的。台湾还是他们管。”在一旁的周恩来回答。周恩来还表示,如果陈诚愿意到中央,职位不在傅作义之下。

    1957年5月,曹聚仁专程来到奉化溪口镇,他住进了当年蒋介石回溪口时常住的妙高台,游览了武岭、雪窦寺,走访了蒋介石寓居过的丰镐房和蒋经国住过的文昌阁。同时,还代表蒋氏父子到蒋介石母亲的墓园“慈庵”扫墓。所到之处,曹聚仁都一一拍摄了照片。回到香港后,曹聚仁立即向蒋经国通报了他大陆之行的情况,并寄去了他在溪口拍摄的照片。曹聚仁在信中写道:“尊府院落庭园,整洁如旧,足证当局维护促使之至意。”关于蒋母及毛夫人墓地,曹聚仁写道:“如照片所见,足慰老人之心。”曹聚仁的信和随信寄去的照片,深深触动了蒋氏父子。

    金门炮战两岸同心霹雳山姆。1958年8月23日,金门炮战打响。毛主席说:金门炮战,意在击美。金门炮战前几天,毛泽东接见了曹聚仁。于是,在炮战发生的当天上午,曹聚仁化名“郭宗羲”在《南洋商报》刊出一条金门即将炮战的消息。果不其然,报纸出版后的当天下午17点30分,金门炮战正式爆发。

    1958年9月10日,万炮轰金门持续到第19天时,周恩来在京秘密会见了曹聚仁,托他第二天回香港后尽快转告台湾,大陆准备停火7天,意在让蒋军补给金门、马祖,但前提是绝不能让美国飞机军舰护航。10月5日,曹聚仁化名“郭宗羲”再一次在《南洋商报》发表独家报道,向蒋介石透露中共中央准备停火7天的消息。果然,10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布暂停炮击7天。事实证明,金门炮战前后,曹聚仁传递的信息是及时而准确的。蒋介石已对毛泽东的战略意图心领神会。

    1958年10月13日,毛泽东又一次会见了曹聚仁。毛泽东告诉他: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和他合作。我们赞成蒋介石保住金门、马祖的方针。只要不同美国搞在一起,台湾、澎湖、金门、马祖都可由蒋管,不论多少年。毛泽东还说:我们的方针是孤立美国。蒋介石同美国的连理枝解散,同大陆连起来,根还是你的,可以活下去,可以搞你的一套。

    曹聚仁问:台湾有人问生活方式怎样?毛泽东说:照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

    在曹聚仁穿梭两岸的过程中,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得到了相关情报。无奈之下,蒋经国不得不把曹聚仁写给他的一封关于重开国共谈判的信拿给美国官员看,并强调蒋介石不会与中共谈判,还说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美国的压力下,两岸谈判之事一拖就是几年。

    两岸密使曹聚仁

    “一纲四目”是后来“一国两制”的雏形。1965年的一天,曹聚仁得到确切消息,蒋经国近期将邀请他去台湾商量要事。得此消息,曹聚仁急忙先到北京面见周恩来。此次,周恩来让曹聚仁转交给蒋介石一封信,信的内容是“一纲四目”。

    上世纪60年代初,毛泽东把曾经提出的给蒋氏父子的宽大政策加以细化,又增加了一些新内容,形成了和平统一祖国的总体构想。后来周恩来把毛泽东的这些构想概括为“一纲四目”。“一纲”:只要台湾回归祖国,其他一切问题均按蒋介石意见处理。“四目”:第一,台湾回归祖国后,除外交必须统一于中央外,台湾所有军政大事安排等均由蒋介石全权处理。第二,所有台湾军政及建设费用,不足之数,中央政府拨付。第三,台湾社会改革从缓,待条件成熟,亦尊重蒋介石意见,和台湾各界人民代表进行协商。第四,国共双方要保证不做破坏对方之事,以利两党重新合作。

    带着这封机密信函,曹聚仁匆匆返回香港,等候蒋经国的到来。1965年7月18日,时任台湾“国防部长”的蒋经国,亲自乘轮船到香港附近水域接曹聚仁。7月20日,蒋介石在涵碧楼,由蒋经国陪同接见了曹聚仁,开始了只有他们三个人的秘密商谈。曹聚仁出示了中共中央写给蒋介石的信,信中还附有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首《临江仙》词,其中的“明月依然在,何日彩云归”道出了毛泽东的诚意。

    蒋氏父子将中共方面提出的条件与陈诚等国民党高层领导人进行了一番研究,又提出了他们的一些条件。曹聚仁带着这些意见,往返于大陆和台湾之间,进行沟通。经过多次努力,双方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基本达成了“六项协议”。其主要内容为:

    一、蒋介石偕同旧部回到大陆,可定居在浙江省以外的任何一个省区,仍任国民党总裁。北京建议拨出江西庐山地区为蒋介石居住与办公的汤沐邑(注:封地);二、蒋经国任台湾省长。台湾除交出外交与军事权外,其他政务,完全由台湾省政府全权处理,以20年为期,期满再行洽商;三、台湾不得接受美国任何军事与经济援助,如财政上有困难,由北京照美国支援数额照拨补助;四、台湾海空军并入北京控制,陆军缩编为4个师,其中1个师驻在厦门、金门地区,3个师驻在台湾;五、厦门与金门合并为一个自由市,作为北京与台北间的缓冲与联络地区。该市市长由驻军师长兼任。此一师长由台北征求北京同意后任命,其资格应为陆军中将,政治上为北京所接受的人;六、台湾现任文武百官官阶、待遇照旧不变。人民生活水平只可提高不准降低。

    后来文化教育运动爆发,这一风浪也波及台湾,蒋介石对国共重开谈判产生了疑虑,从而改变了主意,重开谈判之事又一次搁浅。1972年,曹聚仁在澳门去世。此后,毛泽东、蒋介石都曾试图重新建立联系,蒋介石甚至秘密邀请毛泽东访问台湾,但岁月无情,时不我待,1975、1976年,蒋介石、毛泽东相继去世。两岸和平谈判的任务只能留给后人。

    ……统一祖国,只争朝夕!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