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未来国际性国家战略需要未来的生产方式支持

2018年05月17日 09:08陆航程 A | A

    ——第五版《推动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发展的全球战略》之四

    四、未来的国际性国家战略需要未来的生产方式支持

    我们设想的、目前尚不存在的、全球大多数人共同投资主导的生产方式,一定是由全球大多数公众投资人出资的。它必然是一种分散投资、组织化管理、资金集中使用、滚动增值、价值共享、效益分享的生产方式。

    过去,由于缺乏在线组织和在线支付能力,这样一种生产方式没有实现的可能性。而当今,不断发展的计算机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已经可以支持这样一种生产方式的诞生与运作,其主要业务单元的雏形已经在全球实现。

    新兴生产力必将支持和决定新的生产方式的产生和发展。

    而且这种生产方式必须开发一种潜在的、在传统技术环境下尚未有效合理开发的、能够让全球大多数人参与的巨大动态财富资源。

    因为,现有的财富资源,如果不是在现存的私有资本占有下,就是在一国的政府占有下。

    那么有没有不在任何一国政府占有下,又不在少数私有资本投资人占有下的巨大动态财富资源呢?

    如果有,那么这种动态财富资源当下在谁的占有下才能被全球大多数人来参与开发?

    这种动态财富资源必定在相当大的多数人私有占有下、并且总量惊人,才能值得被全球大多数人来参与开发。

    既然这种动态财富资源已经在相当大多数的私人占有下,又如何会允许全球更大多数人分享?

    这种动态财富资源既然是动态的,其财富价值就一定会有涨有跌,又如何控制和影响动态走势,让其涨多跌少?

    只有一种情况存在这种可能,就是这项动态财富资源原本不属于这些相当大多数私人们的占有,这些动态财富资源一定不能是他们的直接劳动所得,只能是一种“不当”财富资源再分配的结果,并且这种动态财富资源还必须最终成为他们需要抑制消费、全力还债的额外负担,并造成更大多数人本应有权享有、但却不公平地未能享有,积累和逐步出现潜在的利益冲突和社会危机。

    这种动态财富资源的不均衡私有化占有,更造成社会投资结构及产业结构的严重扭曲,阻碍社会经济及文化的健康发展。

    这样的财富资源存在吗?

    事实上,这种财富资源还真的存在,还真的符合上述逻辑要求。

    这种动态财富资源就是被错误私有化了的中国“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

    中国“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理所当然地应当归国家所有,最终归中国全体人民所有,即使是非城市居民,也由于国家工业化初期他们的先辈们为国家实现工业化积累做出过巨大牺牲,因此他们也有份。

    但在改革过程中,却“阴差阳错”(在这里,暂且不论形成这个结果的必然性与偶然性)地分割给了中国商品房地产商和商品房购买者。以至不恰当地成为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以及商品房购买者的财富暴增的来源。

    我们看到,经过努力,中国东西部地区性差别正在缩小,国家投资十几万亿,推动新农村建设,使得城乡差别日益缩小。唯独在总体上,全国范围贫富差别不仅没有缩小,事实上还在迅速扩大之中。

    造成贫富差别继续扩大的最重要原因是:商品房价格机制带来“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不均衡的私有化分配。

    这种不公平分配,造成了中国未能购得商品房的大多数公民,未能获得本该自己有份的那部分财富资源。

    事实上全体人民,自己对国家管理这部分财富资源赋予了委托责任,但大多数非城市居民及城市贫民,改革开放中却在无形中被剥夺了这部分财富资源的享有权利,这是对这部分信托责任的侵犯,从而人为地形成有房者阶层与无房者阶层利益的落差,客观上造成国家财富、对国民的不均衡分配,形成贫富差距加大,一部分人占有另一部分人有权享受的公共财富资源。

    这种国有资源、国有财富不均衡分配方式,在原本平等的阶层中造成利益割裂,未来一定会酝酿出阶层利益的冲突,酝酿出无力购买城市商品房者与政府间的利益争执,这是中国未来真正的隐忧。

    消灭中国畸形的、不当的财富分配机制,缩小财富差别,必须成为今后中国的战略目标之一。

    这种不公平分配造成的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必须得到有效地解决,而且解决方式必须不造成新的利益尖锐冲突。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5.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政府管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6.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额外增加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7.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8.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