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常培红:荀子与日本企业管理

2018年06月27日 12:14 A | A

    作者:常培红

    目前有许多企业都在推行源自日本的6s现场管理,但这并不能解决产品质量,成本控制等方面的问题,这并不是个管理的问题,需要我们以格物致知,即物穷理的精神从社会科学的角度 剖析这个问题的产生。

    中国汉唐及当代日本对儒家的理解源自荀子对于孔子的理解,诸如汉武帝时期董仲舒的“独尊儒术,罢黜百家”,诸如日本现代企业之父涩泽荣一的《论语与算盘》。对道家{《道德经》 《庄子》《周易》}的理解源自韩非子对于道家的理解,即“以法释道”,中国史中称这一学派为“打着道家旗号的法家”,以靖国神社为代表的日本“神道”从属于这一学派,当然为了排斥 基督教对日本的影响,神道中还吸收了儒家及佛家的部分思想。剖开“武士道精神”的文化内核,发现其中不过是儒家的“忠君”,法家的“以力服人”,佛家的“生死如一”或者“视死如 归”三者的整合。

    日本明治维新的实质是一群信奉荀子及其学生韩非子学说的日本下层武士推翻了信奉朱熹儒学的将军政权,在日本内战的关键时刻,明治天皇站在了要求社会变革的日本下层武士一边, 学习西方只是明治维新文化之表,荀子及其学生韩非子的思想取代了朱熹、孟子的思想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才是明治维新之实。

    机械唯物主义者认为;人的行为失去监督必将导致腐败,而实际的情况是对于人的行为进行事无巨细的监督是不可能的,荀子的礼制其作用是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人性如何实现自我约束 ,从而提升人的素养。

    荀子依靠对君子的敬仰,对小人的批判,来实现人性的自我约束,从而提升人的素养的,日本人喜欢称人为君,即《荀子》中的君子,日本人的素养由此而来。

    君子;体恭敬而心忠信,术礼义而情爱人,劳苦之事争先,享乐之事能让,端正诚信,奉公守法而又明察事理,走遍天下,即使困于蛮荒之地,人们也没有不尊敬和信任他的。小人;蛮 横而又虚伪,劳苦之事就偷奸耍滑,畏缩逃避,享乐之事就死皮赖脸毫不退让,并且卑劣放纵而不知检点,走遍天下,即使小人得志,人们也没有不厌恶和轻视他的。

    君子容易结交但难以侮辱,容易恐惧但难以威胁,害怕是非但不逃避为道义而死。

    君子安闲而血气不衰,劳倦而精神不懈。喜不过奖,怒不过罚,是因君子能以公义胜私欲。

    君子耻于自己没有信用,而不耻于不被信任,耻于自己没有德行,而不耻于被人污蔑,耻于自己没有才能,而不耻于不被重用。

    意志修则骄富贵,道义重则轻王公,内省而外物轻矣,传曰:君子左右金钱,小人被金钱所左右。利少而义多,为之,身劳而心安,为之,良农不因天旱不耕,良商不因亏本弃市,君子 不因贫穷而放弃原则。

    人之生固小人,没有道德的引导,制度的约束,人性只能唯利之见,又遇社会变革,沾染了不良的社会风气,于是小人更加渺小,卑劣的本性更加卑劣,今天小人们的心灵如同他们只知 道吃喝的嘴巴和排泄的肛门,安知大局整体,安知廉洁耻辱,安知恭敬辞让,安知道德公义。

    制度是企业管理的开端,而君子是制度执行的根本,有完备的制度而质量不能保证,成本不能控制的情况是有的,有君子而质量不能保证,成本不能控制的情况闻所未闻,《孙子兵法》 并没有失传,但孙子不能保证后世的将军都百战不殆,《唐律》并没有失传,但唐太宗不能保证大唐世世代代都战无不胜。制度本身不能独立,得其人则存,失其人则亡,所以说制度是企业 管理的开端,而君子是制度执行的根本,有君子制度即使简约,也足以管理一切,没有君子,制度即使繁琐,也会因为执行力度的问题,或者失去先后施行的顺序,不能应付事情的各种变化 ,而足以造成企业管理上的腐败。

    关于劳资关系的和谐,荀子认为;领导者应该以爱护、公正的态度对待属下,下属应该以忠诚,尽职尽责的态度对待属上,即君仁臣忠,在企业内营造出一种家庭式的社会氛围,即日本 企业管理文化中的所谓的“团队精神”。

    社会主义、集体主义是什么?家庭主义!不了解家庭主义,社会主义、集体主义将沦为一个抽象和空洞的概念。

    近 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 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

    一个国家的文明,一个企业的管理文化如果不能植根于自己的文化土壤之中,繁荣与成就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不可能有生命力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