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李学俊:决不要中兴公司的颠覆性错误在金融业重演

2018年04月21日 09:37 A | A

    作者:李学俊

    美国禁止向中兴公司供给元器件,对中兴公司无疑是釜底抽薪,让高速发展的中兴公司突然大失动力,说近乎灾难一点不为过。但对中国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它粉碎了中国“以大市场换技术万能”的幻想。

    吃一堑,长一智,值。

    无可否认,中国开放市场的确换回了不少的技术,并也因此受益匪浅。但是,必须梳理一下,我们到底换回了哪些技术,使我们头脑清醒。

    第一,属于技术合作方已经有了更好的新技术,用现有技术在中国这个大市场实现其该技术的利润最大化;第二,一般的先进技术而非关键的先进技术;第三,中国没有的非战略性技术,但未必就先进的技术,第四,西方认为即使转让一些技术给中国,中国也未必能够掌握,或追赶的技术。

    对于中国没有的就像两弹一星技术一样,如果中国下决心研发就能突破的战略性关键技术,西方坚决不给。与此相伴呼应的是西方经济学的所谓比较优势理论在中国盛行,在许多战略性产业领域产生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主张,并形成最后的决策,解散,或弱化了已经具有一定基础实力的研发机构,导致在这些领域几乎自废武功。

    于是,中国大飞机项目就被所谓中外合作生产大飞机项目扼杀。在半导体等许多领域,供给关键元器件,通过中国公司组装成终端产品占领中国与世界的市场,获取利润最大化,但始终为给任何关键核心技术。美国供给中兴公司元器件这种模式就是典型代表。

    略加梳理看见,中国开放市场确实换回不少技术,但是,从未换回真正的战略性的关键技术,最后使中国在这些战略产业领域的关键技术几乎都受制于他人。

    事实如此清楚却这并没有阻止一些人产生一种幻觉,认为只要彻底开放市场,似乎就没有换不回的技术。--这就是开放市场换技术万能论。

    遗憾的是,这种指导思想在当下中国仍然深刻影响着产业政策,例如金融业就出现彻底开放金融市场换取西方金融管理技术的思潮。

    4月6日,彭博社和CNBC同时刊登了香港证监会原主席、中国银监会首席顾问沈联涛专访。专访中,沈联涛表示,“中国居民的储蓄率非常高,在未来养老金需求不断上升的情况下,中国的那些储蓄需要更好的回报率。而全世界最好的财富管理集团都在美国和欧洲,所以中国的金融业的开放不可避免。”

    沈联涛的回答就是典型的用市场换技术的思想,即中国金融业,特别是银行彻底放弃外资参股比例的限制等政策,就是用中国金融市场换取西方金融管理技术的思想。

    首先,“中国的那些储蓄需要更好的回报率。而全世界最好的财富管理集团都在美国和欧洲,所以中国的金融业的开放不可避免(他回避了金融市场与产业彻底开放政策这个措辞与事实,而故意轻描淡写地用‘开放’一词--引者注)”,这是什么逻辑?

    中国金融企业确实存在不少问题,难道欧美金融企业就没有问题?美国华尔街的金融企业弄出了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那个问题更严重。中国金融企业有问题严重到真的就管不好中国自己的资产?

    欧美金融企业在某些方面确实有比中国金融先进的管理技术,但是,并非全部都比中国先进,中国金融技术,如互联网支付等有许多领域就超过西方。即使西方金融业有更为先进之处,难道中国金融企业就不能用改革等其他方式学习借鉴,甚至超越?事实是,中国金融企业通过改革已经做到了全球金融企业的前列,工行做到世界第一。它们还管不好中国人自己的储蓄,需要将控股权交给欧美金融企业,由它们才能管理好,根据何在?

    就算欧美金融企业具有更为先进的金融管理技术,中国彻底开放了市场,彻底放弃银行参股比例,谁能确保就能换回欧美金融企业的管理关键核心技术?中兴公司严重依赖美国技术的惨痛教训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4月19日,英特尔公司中国区方面先后对每经、新京报、环球网等媒体表态:“我们已经知晓美国商务部的命令,并将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

    请注意英特尔公司措辞:“我们已经知晓美国商务部的命令。”

    既然是美国商务部的命令,作为美国公司当然只有无条件服从。其表态也证明了这一点:“将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而事实上,美方公司已经坚决执行命令,全面终止了中兴公司供货与技术支持。

    这个惨痛的事实使我们不难想象,如果中国银行都被欧美外资控股了,一旦发生就如当下这样的贸易战,或者金融战,这些控股中国银行的外资公司难道还会听命于中国政府而违命母国政府的命令吗?如果与之发生战争冲突,谁能确保控股中国银行的外资不就变成绞杀中国的金融军团,摧毁中国金融长城的特洛伊木马?

    十八大以来,习 近平主席在多个场合指出,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的隐患,而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只有自力更生。这些思想对今日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开放尤其具有指导意义,金融业的核心技术想靠彻底开放市场,放弃外资参股比例限制,让外资管理中国银行同样是换不来的。

    资本没有祖国,但资本的主人有自己的国家。即使由于追逐利润的本能,他本人并不想放弃眼前的巨大市场与丰厚的利润,但是,他如果敢于违抗他自己国家政府的命令,他就活不到明天。所以,他们一定会向英特尔公司一样执行本国政府的命令。

    近代西方殖民主义打开全球市场的时候,这些资本的主人心里就很清楚,并不完全是由于他们质优价廉的产品打开世界市场,而是始终依靠自己国家的坚船利炮打开了世界市场。今日世界并没有多少改变,所以,西方经济学鼓吹的自由贸易理论从来都是用来忽悠其他国家的,一旦自由贸易对自己不利,一定会筑起贸易壁垒,启动他们置入对方的“特洛伊木马”,摧毁他国经济。特朗普这两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使美国从自由贸易的旗手变成自由贸易的对抗者,难道不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我们还必须清醒,什么样的资本主人决定了其资本为谁服务。中兴公司的惨痛教训不仅敲响了中国高科技产业的警钟,更敲响中国金融业的警钟!如果还执迷不悟,必将犯颠覆性错误。

    2013年,也是因为华为,中兴公司在美国遭到封杀,笔者写了《改革的顶层设计,应该向西方学什么?》,文中指出,“经济主权:最容易被偷换盗窃的主权”。如果中国的银行被欧美外资彻底控股了,那么,中国的金融主权虽然还有央行行使,但是,在金融商业层面就失去了自主可靠的渠道保障,相当一部分金融主权就被偷换了。--这是何等的严重?

    如果一个主权国家的金融主权仅仅靠央行行使,而没有商业银行等渠道保障,就等于军队有司令部而没有实战的部队。我们不去攻击别人,但当遭遇到攻击的时候,谁来执行防守的重任?

    也许决策者早有应对预案,但是,要防止智者千虑一失。

    千万别大意失荆州!

    鉴于中兴公司等惨痛教训,为了确保中国金融主权,中国金融开放的政策必须坚持在宪法规定的范围之内,必须牢牢掌握全部金融主权,一点都不能丢!

    为了履行更加的开放增强中国金融企业的经营管理能力,建议国家采纳人大代表程恩富先生,张顺洪先生的意见:

    在确保国家绝对控股的条件下增加外资参股的比例。

    同时,可以从欧美引进金融领域的高科技人才与管理人才。

    绝对不要让中兴公司的颠覆性错误在中国金融业重演!

最新评论